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62,稀客2

62,稀客2

  解明芳听王勃这么一说,顿时便犹豫了。刚才跟王勃母亲的简短交谈里,她不仅得知在这里上班一个月有450元的净收入,一天还包三顿伙食!而且最让她感到震惊的是三顿伙食顿顿都有肉吃!甚至不单单是肉,鸡、鸭、鹅、鱼、兔,各种卤菜烧腊也差不多天天轮换着吃。她家和钟晓敏家一样,或者说整个曾家院子家家都差不多,每个月最多吃个两三回,三四回肉。至于说鸡鸭鹅鱼兔,那就只有等到逢年过节打大牙祭的时候才有那个口福了。解明芳的打算是先把自己的侄女介绍进来看看情况,如果一个月真能实打实的拿到450元,她就不种田了,也像钟晓敏那样进城打工。

  解明芳昨天晚上就觉得钟晓敏的脸蛋似乎胖了一圈,比以前更有水色了,还以为晚上光线看不清的缘故,今天听大姐这么一摆,才晓得这钟晓敏脸上的水色是这种她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给养出来的。

  而现在听外甥这么一说,工作的机会不是随时都有,万一外甥不招人了,那自己怎么办?看钟晓敏一天吃香喝辣,变得越来越富态,还大把大把的往家里面拿钱,而自己和丈夫却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吃苦流汗,人瘦了一圈也赚不了两个钱?

  不干,绝对不干!凭什么要干?

  “勃儿,就不能多招一两个?”解明芳带着一丝希望。

  “不能再多了,二舅妈。你看我们就这么大点地方,生意再好,一天赚钱也有限。人要是多了,我们一家除了你们的工资,恐怕就只有喝西北风了。”王勃明白有些口子不能轻易的松,一松,很多事情就不好处,课不平(摆不平)!

  “田不种了吗?娃儿不读书了吗?喊解英来!你就不要来凑这个热闹了!”这时,一直沉默的二舅舅发言,一锤定音。

  解明芳心头大急,直想打曾凡佑这个榆木脑壳一钉锤,她还想再跟这外甥磨磨,看能不能多磨一个位置出来,却不想自己丈夫一下子就把话说死了。

  “那,那行嘛。过两天我就喊解英过来。”解明芳脸上阴晴不定,一会儿之后,才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显得十分的不情不愿。

  王勃的二舅和二舅母吃了米粉后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离开之前,王勃让母亲把昨天晚上王吉昌多买的一条草鱼给二舅装在了背篓里。二舅死活不要,但禁不住王勃的威胁,说他不要鱼,自己就不要菜,让二舅选吧。曾凡佑叹了口气,只得收下。

  二舅妈解明芳脸上倒是一脸的喜色。

  两人一走,小舅母钟晓敏就开始对王勃的母亲曾凡玉讲:“姐姐,你看二嫂才笑人得(类似于说不要脸,但没那么重)哈,不仅她想来,她还想把她侄女弄进来,心口子才有点肿哟!”

  这话曾凡玉不好接,只有为难的道:“你看嘛,现在店里连上田芯都招了三个人了,解英一来就是四个,一个月光是工资就要开将近两千。还有每天的伙食,又是好几十。现在生意看起来虽然还可以,但也不晓得这生意能够经营多久……”这话曾凡玉也不完全是在讲面子话,看见儿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招人,她是真的感到担忧。

  “她们那些人就看不见这些。就只以为姐姐你赚了多少多少钱。妈哟,钱有那么好赚的吗?真这么好赚,人人都是万元富了。”

  “谁说不是啊……”曾凡玉一声叹息。

  ————————————————————————————————

  九十点钟这段稍微闲暇的时间一过,到了十一点,人又开始多了起来,曾凡玉和钟晓敏两姐妹也没时间闲聊了,很快投入到了迎来送往当中。

  关萍来了后,王勃的日子更为轻松。现在的他,完全就只负责算账和收钱,其余的像迎来送往,端米粉,洗碗抹桌子这些琐事,王勃都交给了三位女士来负责。三位女士之间的工作目前并没确切的分工,大家都是看到啥子做啥子,谁忙不过来就去帮谁。

  工作中不定岗定责,每个人的职责不划分清楚,时间一长,员工很容易磨洋工,踢皮球,但那一般是针对人多的大企业,大公司。王勃的米粉店现在也就四五个人,老板比员工还多,员工哪里有偷奸耍滑的机会。

  不过,等隔壁的这个“曾嫂米粉”旗舰店弄好之后,王勃还是会在员工间做一些分工的,收银的负责收银,洗碗的负责洗碗,打扫清洁的负责打扫清洁,责任落实到个人,以方便他进行奖惩。

  中午的那波吃饭高峰期过去之后,王勃迎来了他的第二波客人,确切的说只有一个:

  张静!

  自从重生后第一次进城跟张静巧遇后,王勃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邻家小姑娘了。他最初是想让小姑娘到他家中来然后帮她辅导的,结果计划没有变化快,随着米粉店的开张,早出晚归的他除了晚上睡觉,白天一天他都和父母待在城里,根本无法兑现他对张静的承诺。

  后来担心张静到自己的家中找不到自己,王勃还亲自去了趟张静父母做生意的大市场,让张静的父母转告她,让她到城里来找他。

  可是,这么多天过去后,张静却不见踪影。王勃心头思忖,莫非是小姑娘因为没找到他在而在生他的气?

  而就在王勃还在想他的这个小邻居是不是还在闹别扭的时候,张静骑着她的那辆红色的女式自行车,如同一只穿过闹市的蝴蝶,不期然的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呀,张静来了呀?快进来!”坐在门口跟小舅母闲聊的曾凡玉眼尖,第一个发现了骑车过来的张静。

  “曾娘!”张静隔空喊了曾凡玉一声,架好车,从车前的行李框中拿出一个装着学习资料的纸袋,“勃哥在么?”

  “你勃哥在,快进去吧!”曾凡玉笑呵呵的看着眼前标致的小姑娘,回头朝后一喊,“勃儿,张静来了。”

  “王伯伯!”张静走进店内,看见了在一个角落吸烟的王吉昌。

  “呵呵,张静,你来了呀?”王吉昌咧嘴朝张静打了个招呼。

  “嗯!”张静点了点头,直接朝王勃所在的那张桌子走了过去。此时,王勃正抱着高一的数学在啃。

  “勃哥!”张静婷婷玉立的站在王勃跟前,脆生生的喊了声。

  “静静!”王勃立刻将手里的高一代数扔到一边,用手一赶,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学习用品赶到一边,给张静留出一片空地,然后又从餐巾盒中扯出几张餐巾纸,递给她,“一路上热坏了吧?”

  “谢谢勃哥。还好啦!”张静接过餐巾纸,道了声谢,红扑扑的小脸上漾出笑容。

  “静静,你是不是去我家找过我?”待张静坐下后,王勃问。

  “嗯!”女孩轻声哼了哼。

  “几次?”

  “……三次。”这次的声音变得更小,小脑袋也低了下来。

  原来如此!

  王勃顿时恍然大悟,心头不由有些愧疚。也是,明明说好的叫自己去找他,结果去了几次都见不着人,任谁心中都会有疙瘩的。

  “对不起哦,静静。跟你分别的第二天,我就去外婆家了。之后一直在城里忙米粉店的事。让你白跑了三次,我都不知道。真的对不起哦!”看着一连三次跑来找自己结果都失望而归的小姑娘,王勃真诚的道歉。

  “不用道歉啦,勃哥,我没事的。”张静摇头。

  “真没事?”

  “嗯!”小姑娘点头。

  “不生我的气?”

  “生气?”张静的脸上露出疑惑。

  “一连三次都没见到人,不生气呀?是我我肯定会生气——恨死那个言而无信的人。”王勃看着眼前的女孩,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

  “不会啦!就是……就是有点小小的失望。”张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马上又补充道,“但是我一点也没生你的气,勃哥,真的!”

  “李娘把我叫你来城里找我的事告诉你了吧?”王勃又问。

  “嗯!”小姑娘点头。

  “那你这几天……都有事?”

  “前几天去我小娘娘那里玩了几天。昨天才回来。我妈昨天晚上才告诉我你来城里了。”小姑娘解释,声音却越来越小。

  王勃开心的笑了起来,心中的疑云尽释。小姑娘没生他气,昨天晚上她妈妈才告诉她,她第二天马上就过来了。他发现这种被人期待,被人重视的感觉真的是好。前世他活了三十几年,从没被谁如此的期待过,异性就更别说了。王勃很珍惜这种单纯的期待,因为他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纯真的东西会越来越少,最终完全消失而只剩下赤,裸,裸的利益的计较与得失。

  成长的代价便是如此。

  “静静,你今天带了些什么?”

  “英语和数学。英语有七八道题都不会,后面给的答案太简略了,没看懂。数学也是。”

  “那我们就从英语开始,先把题目拿给我看……”

  接下来,王勃便重温了一遍当家教的角色,耐心的给张静讲解起来。

  大学的时候,王勃当过无数次家教。有初中生,也有高中生,有男生也有女生,有长得漂亮的也有长的一般的,成绩有好的也有差的。如果按照王勃自己内心的意愿来选择教与不教,第一,他会选择女生,第二,漂亮的女生,第三,成绩好又懂事的漂亮的女生。如果有谁三个条件都满足,王勃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免费服务。跟一个漂亮的小女生近距离的接触,听着她的声音,闻着她的气息,看着她好看的容颜,享受着她或佩服或尊敬的目光以及赞叹的话语,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十分美好,也十分难得的精神享受。前世王勃教过数十个学生,此种经历有且只经历过一次。

  现在,漂亮,乖巧,而且成绩又好的邻家小妹张静就坐在他的对面,王勃终于再一次有机会来“为人之师”了。

  一个小时候,王勃解答完毕。

  “勃哥,你好厉害哦!我觉得比我们老师都厉害。有时候他们都没你讲得透,我自己听得也是半懂不懂的。谢谢你啊,勃哥。”张静放下手里的钢笔,看王勃的眼光完全是佩服的神色。

  “行啊!那你拿什么谢我?”

  “啊——”张静一张嘴,没料到王勃会这样说,“那我,我请你喝可乐!”

  “可乐你上次不是请我喝过嘛?呵呵,换一个吧!”王勃笑嘻嘻的看着张静,打算逗一逗眼前的小姑娘。

  “那,那你喜欢什么啊?我……我去给你买!”小姑娘急了,心头但心得要命,生怕王勃提出超出她经济能力的要求来。

  “那你给我……带个苹果吧!”

  前世,王勃跟张静一家唯一的一次交集就是一个苹果,那是他被王吉昌喊去给张静家还件东西时张静的母亲李桂兰从冰箱里给他拿的,一个异常硕大,也异常香甜的红富士苹果。

  王勃长大后,买了无数次苹果吃,贵的便宜的,但记忆中的那种味道,却再也未尝到过。

  张静拍了拍胸脯,大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明白王勃是在跟她开玩笑。张静脸红红的点了点头:“嗯!勃哥,我明天就给你带几个过来。”

  “别带多了,一个就行了。多了我也吃不完。”这时,王勃忽然发现小姑娘的脸上又出了不少了汗,于是抽出几张纸巾,但他这次没交到张静的手中,而是直接朝张静红彤彤的小脸上擦去。

  如同被泼了一盆胶水,张静瞬间凝固住了,一动也不敢动。等王勃将她两边脸颊上的汗水擦干的时候,张静的整个脸,包括脖子,耳根,如同被血浸染了一般,已经是通红一片。

  张静脸上如潮的红晕让王勃感到这次玩笑又开得有点大了。但他的反应也是一等一的,急忙喊妈:“妈,把墙壁上的摇头风扇固定到我和张静这边,这鬼天气,热得死人。对了,再给我们开两瓶汽水,渴死了!”

  ————————————————

  感谢“黄河青石”,“梧魧”两位新朋友的打赏!

  下周有个推荐,老瞎会多更点,大家要多收藏,多推荐哟!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