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54,黄泽元

54,黄泽元

  还没收藏的兄弟别忘了要收藏哟:)

  ——————————————————————————————

  黄泽元这两天一直都有些患得患失,心神不定。他有些不太明白,既然隔壁的“曾嫂米粉”想转租自己的中餐馆,怎么就派一个员工过来问了一下价后就没下文了?是对方找到了新的铺面不想租了,还是只想吊自己的胃口?如果是后者倒也罢了,但如果是前者……

  那情况还真有些不太妙了!

  这“红红中餐馆”是黄泽元一年之前租下来的,当然,以前肯定不叫什么“红红中餐馆”,是租过来后重新取的,因为她老婆的名字中有一个红字,为了讨好老婆,他就取了个“红红中餐馆”的名字。

  餐馆开了一年多,除了学生娃娃开学那几个月还勉强看得外,七八月份和学生放寒假那一个月,中餐馆的生意那怎是一个惨淡了得,不仅不赚钱,除了水电气和服务员的工资,还要倒亏钱!即便是全年整个一年综合算下来,也没什么赚头。两口子辛苦一年,还不如那在G州卖烧烤的大舅子两口子挣得多。

  妻子很久就在抱怨这倒死不活的餐馆,叫黄泽元想办法打出去,两口子拿一笔转让费后去G州投奔自己的哥哥。黄泽元也不是没想过转租出去,但问题是要有人接盘啊。上个月,他在自己的店门口贴了一个月的广告也没几个人来问。问的那几个人一听自己报出的转租费,连房租都懒得打听,摇摇头直接就走了。后来,一天晚上刮风下大雨,把他贴在店门口的转租告示吹到了不知哪个旮旯犄角,黄泽元也懒得再写了。

  半个月前,隔壁卖蛋糕的刘光美把蛋糕店转了出去,几天之后,蛋糕店变成了一家卖米粉的。当时的黄泽元心头便是一个咯噔:

  操!这米粉店一开张,等开学后老子的生意岂不是要大大的受影响?

  然而,隔壁的米粉店没让黄泽元等到开学,对中餐馆的影响在开业的当天他就深刻的体会到了。就在那天,“红红中餐馆”的营业额比平时至少降低了三成!

  这还不算,随着“曾嫂米粉”一天比一天火爆,中餐馆的生意却是一天比一天的萧条,因为他看见了不少平时在自家餐馆吃饭的老顾客,都被隔壁那火爆的生意给吸引了过去。

  “麻辣隔壁的!这米粉难道是熊掌燕窝做的?就有那么好吃?”操手站在饭馆门口的黄泽元一脸阴沉的看着门庭若市的“曾臊米粉”,又反观自家的门可罗雀,直接骂了出来。

  怀着羡慕嫉妒恨的复杂心情,黄泽元让手下的服务员去打了两碗米粉过来,拿起筷子一尝,然后,黄泽元没话了,只是默默的把米粉吃完。黄泽元明白,即便是没有那抓人眼球的招牌,以及让很多人议论的服务员身上那身怪模怪样的工作服,就单单凭着他刚才吃下肚的米粉,这“曾嫂米粉”火遍四方城那也是迟早的事。

  但自家中餐馆生意的萧条却是近在眼前的事。随着隔壁邻居生意的持续火爆,红红中餐馆的生意那是一个直线的下落,三成,四成,五成,六成……就在今天,馆子的生意已经下降到不足平日的三成了。

  餐饮这个东西,是火的越火,淡的越淡,搞了一年餐饮生意的黄泽元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

  “黄泽元,赶快给老娘把这烂馆子给打出去!有隔壁那家人跟咱们抵起,你一辈子都别想翻身!既然他们想租,咱们租给他们算了,正好丢了这个包袱去投奔我哥!”昨天,等两个服务员下班走人后,黄泽元的老婆朝他吼道。

  “我晓得。我这不是想拿捏他们一哈儿嘛!这家人生意好得爆,肯定想扩大面积。咱们正好可以趁机小赚一笔。”黄泽元对妻子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不料,却被妻子嗤之以鼻:

  “你拿捏人家?你凭啥子拿捏人家?全四方就只有你一个铺子转让吗?就凭人家那碗米粉的味道,开到那里不能火,非要高价接你这个铺子?黄泽元,你不要偷鸡不成倒蚀把米,我给你说!”

  想着昨天晚上妻子的话,看到隔壁那家人隔了一天了都不派个人过来谈,此时的黄泽元,心头就仿佛装了七八个吊水桶,七上八下的。他一方面担心对方在吊自己的胃口,另一方面又害怕对方去其他地方物色店面,将自己的“红红中餐馆”彻底的排除在外,若真发生了后一种情况,昨天的自己那就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麻辣隔壁的!老子漫天要价,你也可以就地还钱嘛!租不租老板儿总要过来谈一下噻,派个服务员过来算啥子?”骂骂咧咧的黄泽元用力的吸了口手里的“天下秀”,直到烟火快燃到了过滤嘴,才一把仍在地上,用凉鞋尖捻灭。

  黄泽元一口吐出肺里的烟气,抬脚就准备朝隔壁的邻居走去。

  “黄老板儿,生意好哇?”就在这时,一个男声响起,黄泽元抬头一看,就见一个比他起码高一个头的年轻人笑嘻嘻的朝自己的饭馆走来。年轻人看起来十分的年轻,估计连二十岁都没有,穿着红衬衣,黑西裤,头上扣顶怪模怪样的戳戳帽,正是隔壁“曾嫂米粉”的员工所穿的工作服。

  “好啥子哟好!哪个有你们生意好哟!”黄泽元走出柜台,跟来人寒暄,同时拿出烟盒,给对面的年轻人递了过去。

  年轻人当然就是王勃了。

  “谢谢黄老板儿,不过我抽不来。”王勃摆了摆手,“黄老板儿,我听说你这饭馆打算转租?”

  “你听哪个说的哟?”

  “哦,原来你这馆子不转租嗦!那算我白跑一趟!”王勃也懒得应付这家伙的装腔作势,转身就走。

  “哎哎哎!小弟娃儿,你不要走噻!我这馆子是有转租的打算。哦,对了,你们昨天有个女的是不是来问过的哟?”

  “那是我小舅母。”王勃回转身,停住自己的脚步,但却是站在原地,一副马上又要走的架势。

  “进来坐嘛,小兄弟,咱们坐下谈。小张,快给这位兄弟倒杯茶。”黄泽元害怕眼前这小鬼豆子拔腿又走,赶紧把他叫进自己的店里。不管租与不租,在自己的地盘上谈总比去对方的地盘要好一些。

  王勃“不情不愿”的进了黄泽元的饭店,第一次有机会细细的打量:

  面积大倒是大,足有三个自己店铺那么大,但里面的装修就有些惨不忍睹了,毫无特色不说,清洁也做得极不到位,东一坨黑的,西一坨污的,坐在这里,除非味道好到可以让人忽略周围的环境,否则王勃是没什么食欲下筷子的。

  ——————————————

  感谢要做好人,摇摇欲坠,睡醒那天三位兄弟的打赏!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