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49,自行车后座的女孩

49,自行车后座的女孩

  第二更,求收藏!

  ——————————————————————

  从这天起,关萍便留了下来,成为了王勃年轻团队中的一员,开始了她的打工生涯。

  王勃让小舅妈把她的那套空余的工作服先让关萍穿着,等为关萍定制了她自己的工作服后再还给小舅母。关萍的身高有一米六五,跟王勃的表姐黎君华差不多高矮。小舅妈一米五八,自己的母亲曾凡玉只有一米五五,王勃自己一米七五,王吉昌一米六九,看起来似乎王吉昌的身高跟关萍最为接近。但王勃不愿意让关萍一个女孩子穿自己老子穿过的衣服,选来选去,也就只有穿小舅母的衣服了。

  衬衣,西裤,穿起来都短了一截,看起来有些怪异,不过,先凑合着吧。

  小舅母钟晓敏穿过几天母亲的衣服,现在关萍又开始穿小舅母的衣服,王勃考虑是不是以后店里出一个政策,那就是新进员工都要穿一穿老员工的工作服,好让新老之间增加一下感情。四方有句流行的俗语,叫“好得穿一条裤子”,王勃打算将这一俗语变成自己的一条店规。

  先记在本子上,容后再议吧。

  进来了新人,照例是应该培训一番再上岗的。但目前王勃的班子也就是一个草台班子,当然没必要搞得过于严格,所以培训的事就在实践中进行了。

  关萍初中毕业,年轻,不论是记忆力还是理解能力,都比没什么文化的小舅母和母亲好了一大截。王勃为“曾嫂米粉”所理的几条简陋的店规,关萍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背得滚瓜烂熟。至于接人待客方面的几句简单套话和问候语,那更是小菜一碟,看到小舅母做过几次后,很快也就会了。一个小时后,关萍无论从内到外,已经看不出任何新手的痕迹,变得跟小舅母钟晓敏没什么两样。

  不,甚至在一些细节方面,关萍甚至还要做得更好。

  “曾嫂米粉”有一条很重要的店规,那就是微笑待客。

  母亲的笑是和蔼可亲的笑,一看就让人觉得她心善,愿意与她亲近,最自然。

  小舅母钟晓敏的笑呢,呃,怎么形容才好呢,就是她的笑能够让你笑。你多看她两眼,你不笑也得笑。

  而关萍的微笑则让人感到如沐春风,配上桃儿脸上的两个小酒窝,让人百看不厌,看了一次还想看第二次。

  王吉昌的笑呢,用两个字来形容最贴切,傻笑。一笑,满嘴的大板牙一个不漏的全露了出来。

  至于说王勃的笑,也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假笑。这不是别人觉得,而是他自己觉得,他的笑经常让他自己都觉得假得不得了。

  这也是王勃为什么将自己的小舅母推上前台去迎客的原因。现在关萍来了,当然也得加上她一个。

  关萍第一天上班的当天中午——确切的说应该是下午两点一刻——她就亲自体会到了王勃嘴里“包三顿伙食,顿顿有肉”的含义。早上的二两牛肉米粉自不用说。中午的这顿王吉昌炒了个青椒肉丝,一个蒜薹炒肉,一个青椒炒茄子,外加一个豌豆尖鸡蛋汤,二荤一素一汤,比王勃说的一荤一素一汤还多了一个荤菜。累了大半天的五个人——确切的说只有四个,不包括收银的王勃——吃得很开心,很香甜。关萍也体会到了一种久违的名叫“幸福”的感觉,因为吃饭期间,除了王勃不断的给她夹菜外,包括小舅母钟晓敏在内的所有人,都给她的饭碗里夹了不少菜。这种待遇,是她在自己的家中从未体会过的,除了她那早逝的弟弟。

  下午三点,客流开始稀疏起来,于是,王勃便提出带关萍出去找房子。王勃的家中只有两个寝室,他父母一个,他一个,自然就不方便让关萍住自己家里。

  “租个两室或者三室的嘛,万一以后还要招人,也免得再找房子。”王吉昌对王勃道。

  “我晓得,老汉儿。那我和关萍走了,店里面的事你们注意一下。走,萍姐,我们一起看房子去。”

  关萍还有点担心自己才来上班就开始脱岗是不是有些不好,特意看了眼王勃的母亲。曾凡玉却笑着对关萍道:“关萍,你就跟勃儿去吧。他也是第一次租房子,你帮他合计一下也好。”

  王勃可不是第一次租房子,前世在买房子之前起码换过三四个房东,但这话没法对所有人讲,于是就只有附和曾凡玉的话,道:“就是,萍姐。你帮我参谋一下。以后这房子也是你住,我如果满意,但你不满意,那也没什么意思。”

  “挺好的。只要是房子都挺好的。”关萍急着分辨,她见王勃的母亲同意,也就放心下来,跟着王勃出了米粉店。

  王勃骑上自己的那辆女士二手自行车,载着关萍开始在四方的几大小区转悠起来。现在才是1999,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还没几年,后世的什么租房网,赶集网,58同城之类的东东更是不见踪影。四方因为城小,流动人口也不多,租房的和有房要租的也相对少见,所以要想在四方租房,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问,问守门的大爷,或者去看小区内的消息栏。如果有房子想出租的,通常会把租房的信息发布在小区里面的消息栏上。

  关萍第一次坐一个男孩子的自行车,一开始很别扭,双手都不知道朝哪里放。最初她抓着后车架,但王勃几个突然的加速和转弯让她差点从后架上摔下来。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王勃红色的衬衣,这才稳住了身体的重心。正想放开,就听前面的男孩说:

  “萍姐,你就抓着我的衬衣嘛,这样稳当一点。现在已经是三点过了,留给我们找房子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得搞快一点,所以我的车速会比较快,你要注意了。”

  王勃这是在说鬼话,他当然是故意的。

  关萍是第一次坐一个男生的车,王勃又何尝不是第一次用自行车载一个陌生的女生,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前世的他,等待了一辈子,也没等到一个愿意坐他自行车后座的女孩;这一世,却在机缘巧合之下让一个他有好感的,放在前世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来载的女孩坐上了自己的自行车,而且还是一辆只值得到二十块钱的二手女士自行车,这对于时不时爱伤春悲秋,多愁善感一下的王勃而言,心头的那种些许的激动和些许的兴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虽然不是直接圈住自己的腰,仅仅是用手,而且只有一只手轻轻的捏着自己衬衫的一角,单从身体感觉上来说,其实也没什么感觉,但王勃却不得不承认,心里面产生的感觉,却是相当的不少,且妙。

  你在后世骑一辆破破烂烂,只值二十块钱的二手自行车,还是女士的,去载一个美女试试,看她愿不愿意上你的车。

  只这么一想,王勃就觉得很满足,很得意了。

  有些东西,有些情怀,只有随时间的逝去,你才会明白它的珍贵。而往往当你明白它珍贵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已经晚了,它已经永远的消失在了你的生命中,除了越来越淡的回忆,什么也不剩。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