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42,姜梅

42,姜梅

  王勃肯定的回答让张小军脸上的神情变了数次,最后勉强挤出些笑容,言不由衷,酸气十足的道:“恭喜你们哟,王勃。你们这下要找大钱了哈!”

  “哈哈,承你吉言,军哥!现在才开张,生意还算不错。以后生意好不好还不晓得。”王勃“哈哈”一笑,算是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两句。张小军和他是平辈,年龄比他大了七八岁,尽管心头不愿意,他也只有喊张小军一声“哥”。

  “你们那生意还叫不错啊?排队的人听说都堵到人行道上去了!四方人也是怪哈,又不是吃啥子山珍海味,米粉而已,还要排队,真是奇了怪了。你们那米粉就那么好吃嗦?是不是放得有鸦P壳壳哟?”

  这话就说得简直有些欠抽了!王勃当即就把脸冷了下来。

  “军哥,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们做米粉的主材和调料,都是在林园路市场买的,随便哪个都可以去打听!以后我再听哪个说我们的米粉是加了鸦P壳壳的,我就真去买两斤,喊我老汉儿给这狗日的灌下去!”

  王勃的继父王吉昌虽然穷得有盐有味,但是在蓝回镇的六大队五队,要说找一个最有名的人,除了队长和妇女队长,剩下的那个就是他了。不为别的,就为年轻时候的王吉昌有次跟队上的人争灌溉用水起了冲突,回家提把菜刀就朝人家头上砍——当然没砍着,只是吓——但他的这一不要命的动作却把对方吓个半死,两股颤颤,直接下跪求饶!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件事之后,队上的人都晓得王吉昌这个当过兵,打过烂仗(不是真打仗,外出闯荡的意思)的人惹不得,不能惹,一惹就跟你拼命。

  王吉昌这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敢打敢拼的作风很是让队上的人忌惮,一般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有些怕他,张小军自然不例外。发迹前的张小军看见王勃一家就点头哈腰,讨好卖乖,除了穷,腰杆软,还跟王吉昌的“凶名在外”不无关系。

  张小军见王勃将王吉昌摆了出来,脸上明显有些畏惧,但马上又觉得自己堂堂一个娃儿都可以打酱油了的成年人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崽儿面前示弱有些损自己的颜面,正想张嘴反驳,却被站立在一旁的姜梅一眼给瞪了回去。

  “张小军,你乱说啥子?!这种事能够张起嘴巴乱说的吗?”姜梅面露寒霜,瞪着自己的丈夫,马山又云销雨霁,脸露微笑,转头看着王勃道,“勃儿,你莫听你军哥的,他刚才就是跟你开玩笑呢。”

  张小军还是有些不甘心,但却实在畏惧王勃的老子王吉昌,况且现在人家在四方开了米粉店,生意据说火爆得很,那富起来也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所以只能将心头的不忿、妒忌,眼红等等情绪强行压住,嘴里咕咕哝哝的说:“你瞪我干啥子?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我还不是听人家说的……”

  张小军的咕哝王勃听到了,但是对方欺软怕硬的本性他刚才也试了出来,所以也不在乎了,此时的王勃,差不多已经完全被张小军的老婆姜梅所吸引。

  有一诗是怎么说的来着?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二十四五岁的姜梅自然没那么大的魅力,但是在这大妈大嫂居多的大市场,姜梅刚才的那一笑,如同寒梅绽放,一下子吸引了王勃所有的目光,让他暂时忘记了跟张小军之间的龃龉。王勃一边打量着眼前这位娇俏的*妇,一边笑着道:“呵呵,梅姐,我看得出来。我刚才也是跟军哥开个玩笑哩。”

  “就是,勃儿,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军哥就是一憨子,说话经常不长脑壳的。”姜梅用手理了理额角的头发,撇往一边,亮出光滑好看的前额。

  她今天穿了一条红色的T恤和修身的蓝色牛仔裤,脚下穿着便于工作的黑色运动鞋。虽然几年前生过小孩,但身材却完全没有走样,反而显得更加的丰满。

  王勃的目光,从头到脚,在姜梅的身上飞快的扫了一圈,心头便有了些异样。

  “真是便宜了这狗才!”王勃心头不忿的叫了句,收回游离的目光,看着姜梅白皙无暇的脸庞,浑不在意的说,“邻里之间,开开玩笑,哪能往心里去呢?梅姐,你和军哥今天的生意还好哇?”

  “还行!对了,勃儿,我们还剩了一只鸭子,你拿回去吃吧。”姜梅笑着道,随后弯腰,在铺子台面下的箱柜中一通翻找,很快拿出一只已经装在塑料袋中的鸭子,递给王勃。

  姜梅弯腰的时候,王勃的视线不自觉的就又朝其瞄了两眼,越看越觉得有味道,身上有种难以言诉的魅力和风情。

  “真是便宜了这狗才!”不忿的声音又一次在王勃的心头响起。

  “这……这怎么好意思,梅姐?”看着姜梅递过来的鸭子,刚才才在心头意Y了人家一把,一时半会儿,王勃实在有些无法面对姜梅那纯净,热情的目光,不得不低下了头。

  “就一个鸭子,值不了多少钱,有啥子不好意思嘛?想当初,你军哥经常在曾娘哪里摘菜吃,你军哥咋个没有不好意思喃?”姜梅莞尔一笑,也不等王勃接手,直接把鸭子塞在了他自行车前面的行李框中。

  既然对方已经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王勃也就不矫情了:“那行。谢谢了哈,梅姐,我就不客气了。梅姐,你和军哥有空过来吃米粉嘛,我亲自给你冒。”

  “要得!很多人都说你们的米粉味道巴适得很,是四方第一好吃的米粉,有空的时候我和你军哥就过来尝一哈儿。”姜梅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要去你去,我不得去哈!”张小军小声的咕哝,带着明显的情绪。咕哝完后,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妥,抗拒的意味太过明显,马上又补充了一句,“你又不是不晓得,我只吃面,不吃米粉的。”

  这种想说狠话又不敢说的做派,如果姜梅不在这里,王勃恐怕就直接笑出声来了。他本想说自家马上也准备卖面,但想了想,看在他婆娘的面子上,还是不刺激这家伙好了。

  ————————————————————————————————

  张继发两口子对于王勃和张小军之间这短暂的言语冲突倒是没太在意,两人最好奇,也最感兴趣的还是王勃家的米粉店。因为谁开米粉店他们都不会觉得吃惊,唯独王吉昌开米粉店则让他们吃惊不已。况且,听刚才张小军和姜梅的话,这个取名叫“曾嫂米粉”的好像生意还很火爆。

  “王勃,我也没啥子给你拿的,那就和你梅姐一样,给你拿个鸭子吧。”见王勃跟张小军两口子的交流告一段落,等了半天的李桂兰终于插话进来,一边说,一边将早就用塑料袋包好的鸭子如同姜梅一样,直接放在了王勃自行车的行李框中。

  “李娘,你这……我都不好说啥子了。梅姐送,你也送,我们哪里吃得完嘛?”瞧着装在行李框中的两个水平鸭,王勃一边说着场面话,一边心想,今天还真是不虚此行。待会儿去农贸市场称几斤土豆,买包火锅料,直接红烧,晚上的下酒菜就有了。

  “才好多嘛,有啥子吃不完的?况且你们现在做生意,铺子里应该也有冰柜,吃不完放冰柜里冰起就好了。”

  “那……就谢谢李娘了哈。李娘,张伯,你们跟梅姐和军哥一样,有空到我们店里来吃米粉嘛,过来尝哈儿味道。到时候我亲自给你们冒。”王勃也适时向两人发出邀请。

  “要得!哪个时候我和你张伯过来尝一哈儿。”

  “行。随时恭候你们的光临。那李娘,张伯,我就走了。店里还忙着在,我还要回去帮忙。还有就是告诉张静,让她下午到我们店里来嘛,到时候我和她一起学习。”王勃也不忘提醒两口子将话传给张静那个让他很有好感的邻家小妹。

  “这个,你们在做生意,不麻烦啊?”李桂兰有些不确定的问。

  “我们也就早上和中午有点忙。中午一过两点,就没得啥子生意了。即使有也不多,我妈老汉儿和我舅母也能够应付。一般下午两点之后他们就不让我帮忙,让我看书去了。”为了打消两口子的顾虑,王勃不得不把自家的生意说得惨淡一些。他倒不是非要自找麻烦的给张静补习,而是人家张静当初帮过他的忙,他又吃了人家两个鸭子,这人情,说什么也要找机会还的。

  母亲一辈子用身体力行教给王勃很多处事为人的道理,其中一个便是:

  别人对自己好,要记住,并尽快的还掉。什么都可以忘,就是不能忘恩。

  ————————————————————————

  感谢“要做好人”的支持!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