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39,继续火

39,继续火

  王勃经过一番有意识的引导和灌输,基本上成功说服了继父和母亲,一家人就以下攸关“曾嫂米粉”“生死存亡”的几个关键点达成了共识:

  1,

  对米粉店每天卖的碗数,营业额和净利润保密,除了一家人口知道,不得向任何人透露。

  2,

  对形成“曾嫂米粉”特殊味道的三大秘方:油辣子,高汤和臊子进行保密,无论是其原料还是制作工艺,不得向任何人透露。

  王勃告诉父母,如果他们实在推脱不过,就打马虎眼,将所有问题推到自己的身上,由自己去应付这些想“先富带动后富”的亲朋好友们。

  王吉昌本性上是个自私自利,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王勃提出的两个关键保密原则王吉昌是举双手双脚的赞成。善良的母亲一直都有些不理解,看起来似乎还有些难过,不得已,趁母亲不在的时候王勃又将这其中的利害之处给继父强调了一遍,让他务必做通母亲的思想工作,让她“想通”,“想透”。

  “放心,勃儿,说服你妈的工作就交给我好了。你妈也是个榆木脑袋,太在乎她那些兄弟姐妹的感情,她就不晓得我们吃不起饭的时候,她那些兄弟姐妹会不会给我们舀两碗,没衣穿的时候人家会不会给你拿两件。只有自己有才是真的有,其他的,都是假的。”王吉昌拍着胸脯朝王勃保证,不忘贬损妻子的娘家人一番。

  王勃自动将王吉昌前面的话忽略,只有最有一句比较赞同。自己的继父在做事方面一无是处,但是说话,时不时倒会冒一两句能够反映社会现实的“真知灼见”出来。

  由于臊子今天一天全部卖完,一家人加班加点的忙到晚上十点钟,又整了六大盆鲜香麻辣的臊子。考虑到最近一段时间米粉店都会出现一种“凑热闹,看稀奇”似的增长,王勃把每种臊子的量扩大到昨天的一点五倍,也就是一百五十碗。如果明天也能全部卖光,那么自家的营业收入将破千元大关!

  这次的炒臊子和熬老汤,王勃便没有亲自动手了,而是当起了老师,在一旁指点自己的母亲。

  第一次操作,曾凡玉还是比较生疏,特别是炒臊子,前前后后涉及到二十几种调味料和香料,一些调味料和香料还要做预处理,期间还要用测温枪控制油温,跟曾凡玉以前炒菜随便放两三种调料就炒好一锅菜很不一样,直让她手忙脚乱,不是搞错顺序就是加的量不对,或者又忽略了油温。

  好在有王勃在一旁提点,纠错,虽然磕磕绊绊,但好歹没影响到臊子的口味。

  为了庆祝今天的开业大吉,也为了犒劳一下忙碌了一天的一家人,炒完臊子后,王勃特意提出去秤点卤菜来吃。嘴巴好吃的王吉昌立马赞成,并说最好提两瓶冰啤酒回来晕两口。

  曾凡玉难得的没有反对。

  一家人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劳累了一天的王吉昌和曾凡玉稍一洗漱就睡觉去了。曾凡玉睡前,仍旧没忘给王勃煮三个荷包蛋,让王吉昌都有些嫉妒了。

  王勃也是疲倦得要死,但想到这种早出晚归的日子在近期恐怕会成为一种常态,那么他势必就抽不出什么时间来看书。高中还是要上的,大学也要应付着念一两年,那么他的成绩就不能下降得太厉害,这不仅仅是一个面子问题,还关系到他能否跟父母交差。王吉昌王勃不在乎,但是他不愿意让母亲失望。

  勉强坚持着看了半个小时的初三数学,王勃实在熬不住打架的眼皮,书一扔,睡了。

  第二天一早,小舅母钟晓敏骑着自行车,按时来到了米粉店。一进店,也没谁吩咐,拿起拖把就开始拖地,母亲则开始用抹布抹桌上的油迹,灰尘,继父进了后厨,开始打火热底汤。几人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将坐在门口抱着本物理书装模作样的王勃看得暗自点头不已。

  “爸,汤热好没有?热好了冒三碗米粉出来,三两的。对了,小舅母,你吃啥子臊子?”王勃观察了一下,见大堂已经被小舅母和母亲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已经做好了接客的准备,就开始安排几人的早餐。

  “哪个还吃臊子哟!那个臊子你们要卖钱的。素米粉就行了。”钟晓敏一听还要舀臊子,直摇头。牛肉,肥肠,鳝鱼这些对生活在农村的钟晓敏而言都是高级食材,一年到头都不见得能吃上一次。就是那什么臊子都不加的素米粉,节俭的钟晓敏也很少买来吃。

  “嘻嘻,卖钱,卖得到好多钱嘛?小舅母,你不说,我就帮你点了哈。爸,那就都给我们整牛肉的,臊子多整点。今天咱们吃牛肉,明天吃肥肠,一天换个花样。”王勃对着钟晓敏笑嘻嘻的道。小舅母的心态他自然理解,一个无非是不好意思,二个也是想给自家节约。

  “晓敏,要舀臊子,有臊子好吃些!”母亲在一旁热情的劝着小舅母。如果没有小舅母在,一向节俭母亲肯定也会选择吃素米粉;但是因为有了小舅母,热情好客一辈子,“宁愿自己吃得孬,也要让亲朋好友吃得好”的母亲就只有跟着一起“享福”了。

  三人碗里的米粉才吃了一小半,就有客人上门。

  “老板,三两鳝鱼红汤,在店里吃。等我吃完后再来个二两清红汤肥肠打包。”一个中年男人迈入米粉店,看也不看的就开始点起单来。

  王勃只听此人说话的方式和语气,就晓得这是一个昨天来店里光顾过的回头客。

  “好的,叔叔。三两鳝鱼——红汤——!一个二两清红汤——肥肠——打包——等吃完后再冒!”王勃冲内厨的方向高声喊道,又唱起了喏。

  今天完全是昨天的翻版,而且比昨天的生意还好,因为出现了大量的二次回头客。

  大量回头客的出现让王勃的心终于完全大定了下来。从此之后,套用一句后世的话说只要他自己不做死,那曾嫂米粉就不会死,只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兴旺发达。

  火爆的生意从早上七点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热闹非凡,拥挤不断的前堂大厅才慢慢的稀落起来。直到这时,饿得前胸贴后背的王勃才有时间来考虑中午饭的问题。

  父母跟小舅母的意见都是去农贸市场买点菜,回米粉店自己弄。反正锅碗瓢盆,各种调料都是现成的,买回来两三下就弄好了。

  王勃却觉得这样太过麻烦,而且四人累了大半天,再让父母去厨房辛苦弄吃的他也不愿意,于是就说干脆去馆子点两个菜,让他们送过来。

  “我看你是钱多了!下馆子?你有几钱去下馆子?”王吉昌脸色不愉,冲王勃吼道。今天早上请钟晓敏吃三两加量的牛肉米粉就让王吉昌肉痛不已,他倒不是心痛这三两米粉,而是一想到今天早上三两,明天早上又是三两,以后每天都是三两,一个月就是三十个三两。三十个三两多少钱?六十元!老天爷,几年前他给人看大门一个月的工资才七八十块钱!

  而且这还是一顿!要是三顿加起来,那不是一个月光是伙食费自家就要多出一两百?450一个月的工资王吉昌就觉得够高的了,加上一两百的伙食费,那不是就要支出六七百?这还是米粉店的营业员吗?比工厂里面那些拿铁饭碗的工人都强了。

  “勃儿,听你爸的。让你爸去农贸市场割两斤肉,厨房里面还有一捆莴笋,我们整个莴笋炒肉,再煮个莴笋叶叶汤,够了。”母亲也难得的反驳起王勃的“铺张浪费”来。每天有肉吃就是曾凡玉想也不敢想的奢侈生活,还要去下馆子?这对勤俭了一辈子的她来说不是享受,而是犯罪!

  “勃儿,下啥子馆子哟!听你妈老汉儿的,就在店里面自己煮饭吃!姐姐,我说你也不要去买啥子肉了,就将就莴笋炒个菜,煮个汤就行了。王哥,莴笋在哪里?有小刀没有?我去剥莴笋!”小舅母也在一边劝起来,说完就朝后厨走,准备剥莴笋去了。

  “早上才吃了牛肉,晌午又要吃肉,晚上是不是还要吃肉?妈哟,这到底是啥子日子哟,恐怕地主老爷都过不起这种日子!”钟晓敏的心头吃惊的念叨着。没在店里打工之前,她和小舅,外婆三人也就十天左右割一回肉来打牙祭,一个月也就吃个两三回肉。今天看这架势,可能顿顿都有肉吃,一天就把以前一个月的肉都吃了。她完全被吓住了,有点担心这种日子过下去自己会不会折寿。

  自己的意见被所有的人反对,王勃知道他犯了“众怒”,也就闭了嘴,不再提下馆子的事情。顿顿吃肉,或者下个小馆子对前世的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哪怕在他过得最困顿的最后两年,他也没缺过肉吃,只不过由以前的经常下馆子变成了去超市割肉回家自己弄。

  但是,他明显忘了现在不是不论城市还是农村生活水准都普遍提高的2015,而是农民的人均年收入还不超过一千元的1999。看着父亲骑车去农贸市场的背景,王勃无奈的暗叹了一声:

  看来,让父母,特别是母亲习惯想吃什么买什么的日子还任重道远呐!

  ————————————

  感谢“好人”!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