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26, 工商局

26, 工商局

  过去这一周的白天,王勃一家人基本上都在外面忙店里的事,他也没什么时间温习功课。只有每天忙完回家后,才有闲暇时间去翻那些让他实在不感兴趣的教科书。

  经过断断续续一周的复习,王勃好歹将初一到高一的语文和英语,初一到初二的数学,物理复习完毕,数学和物理又做了不少习题来强化和巩固知识点。

  这个效率不算高,或者说跟他以前看重生小说所见穿越主角的学习效率比起来,简直就逊毙了。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老天爷在他重生时不为他弄点过目不忘,理解力暴涨的异能呢?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王勃在记忆力和理解力方面,都毫不出色,十分的平庸。他从小到大,他之所以能够保持优异的成绩,中考一度还考了个全镇的状元,完全是用超越常人的努力和辛苦换来的。前世,王勃觉得很值得,并为之骄傲和自豪;这一世,有了足够人生经历,明白所处社会现状和运行本质的他则觉得十分的不值,且毫无兴趣,骄傲和自豪更是无从谈起!

  所以,即便是老天爷赏他个过目不忘的本领,他都肯定不会用在教育机构所主导的学习上。主观上,他就对这一套经历过的东西厌倦了。

  曾凡玉心痛自己的儿子白天忙店里的事情,晚上还要熬夜看书,怕他身体吃不消,所以,每天都会给王勃用醪糟加红糖煮四个荷包蛋当宵夜。鸡蛋是自家散样的老母鸡下的,醪糟是小舅用糯米加酒曲自己发酵酿的,只有红糖是买的。王勃一边吃着纯天然的土鸡蛋,喝着甜蜜蜜的醪糟水,一边在灯下翻阅元素周期表,好嘛,除了枯燥无味的知识本身,其他的,实在惬意得不行。

  ————————————————————————————————

  第二天是个阴天,虽然看不见太阳,但空气却闷热得很,即便还是早上八九点钟,给人的感觉都像是在蒸蒸笼。

  “可能要下雨啊?”王勃抬头望了望阴秋秋的天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不过,天空虽然有点不作美,但却丝毫也不影响王勃一家人的热情。一吃完母亲做的早饭,一家三口便带着雨披,骑上自行车,兴匆匆的往城里面赶。

  今天是去取营业执照的日子,不急不行啊!

  “轰隆——”,“劈啪——”,一家人还未骑上大件路,阴沉的天空便传来两声炸响。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空中落下,开始还是捞稀几颗,但是很快,雨点就开始密集起来,最后连成白茫茫的一片。

  在如帘的雨幕中艰难骑行的王勃暗叫一声倒霉。一家人在开始打雨点的时候就披上了雨披,所以也没怎么淋到雨,但对骑自行的人来说,却增加了不少骑行的困难。而且在雨天骑车,不论是骑车人还是开车人的视线都会受到影响,轮胎更容易打滑,安全隐患也会更加的突出。

  于是,王勃把继父叫停,让母亲从继父的后车架上下来,改坐自己的自行车。前世继父出的车祸已经让他在这方面成为了惊弓之鸟,对此王勃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大意。

  曾凡玉心疼自己的儿子,有些不愿意;王吉昌则以为王勃是想尽孝,让自己这个父亲轻松点,勉强推脱两句后也就顺水推舟的叫妻子过去,成全孩子的一片孝心。曾凡玉没办法,只好答应换车。

  七月的雨来得快也去得快。这阵突然而至的疾风骤雨仅仅下了半个小时,在王勃一家人如蜗牛般行驶到南门时,就开始小了下来。等三人完全进城,到了邮电大楼的时候,大街上已经能够看到有人既没打伞,也没批雨披的在路上行走。于是,王勃和父亲也索性停车,收起身上的雨披。

  这场只下了半个小时的夏日急雨,只能算是这天中的一个小插曲。一家人收拾好雨披,便又急不可耐,火烧火燎的朝目的地驶去。

  几分钟过后,来到了县工商局。王勃和父亲在大楼前面的坝子架好车。王勃用手理了理头上的乱发,曾凡玉则站在王吉昌的面前,一手用手帕擦拭着丈夫脸上的雨水,一手帮丈夫整理着衣领。

  稍微的收拾妥当,王勃带头,王吉昌和曾凡玉居后,跨过前面的几阶台阶,三人进入了工商局的办公大厅。

  熟门熟路的来到办理个体户营业执照的窗口,王勃拿着母亲的身份证,递了进去,告知对方自己是来领营业执照的。

  坐在柜台后面的是一个二十几的年轻人,抬头扫了一家三口一眼,态度不冷不热。年轻人低头看了眼王勃递过去的身份证,然后就开始翻阅桌上的登记簿,翻了几下,就开始在一个厚厚的文件夹中翻找。透过前面的玻璃,王勃能够看到那个厚厚的文件夹,夹着的便是已经做出来了的一份份营业执照。

  两分钟后,年轻人合上手中的文件夹,面无表情的对站在柜台外的三人道:“哦,我刚才找了哈儿,你们的营业执照还没有下来。回去等着吧,下个星期再来!”

  年轻人的话让王勃顿时就愣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办个个体户的营业执照而已,怎么可能一个星期都办不下来?

  “不好意思,我们是上周就过来登记了,这都一个星期了,你能不能麻烦一下再帮我们找找?”王勃对坐在柜台后的年轻人道。

  “找了!你没看我刚才找了半天吗?回去等吧。下次再来!”年轻人开始不耐烦。

  对方的态度让王勃心头顿时火起,但想到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人,人在屋檐下,也就只有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勉强挤出一副笑脸,尽量以一种低姿态的语气对年轻人说:

  “哥子,我们是开小吃店的,这个营业执照对我们真的很重要,没这个执照,我们就办不了——”

  王勃的话还没说话,里面的年轻人忽然脸色大变,直接打断他的话:“哎,我说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的?听不懂人话嗦?叫你回家等你就回家等,费那么多话干啥子?快点走快点,不要拄在那里耽误后面的人办,证(连办,证都是和谐词)。”年轻人挥着手,仿佛扫垃圾一般。

  王勃心中勃然大怒,当即就打算翻脸。前世他活了三十几岁,与“人民公仆”打交道也有十几二十次,态度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最差的也不至于像眼前的年轻人这么不可一世,就差指着手指骂娘了。王勃从未受过这种鸟气,气愤难耐,心火难平的他当即就把脸马了下来,打算撕破脸皮,好好的用语言教育一番“人民公仆”的“为仆之道”。

  紧站在王勃后面的王吉昌一直在关注着失态的发展。当对面的年轻人说执照还没下来的时候,他也感到有点意外,觉得这时间也太长了点,但也仅此而已,并非像王勃一样难以理解和想不通。

  而当那年轻人的语气变得极不耐烦让自己一家人回去的时候,王吉昌就打算劝王勃听对方的话,回去等算了。因为在王吉昌的脑海中,吃公家饭的对于农民出身的自己来说永远是不能惹也惹不起的。

  所以,当他发现王勃进一步的解释惹得对方“勃然大怒”时,没等王勃继续开口,赶紧拉住自己的继子,开口劝道:

  “王勃,算了!莫去争!走,我们回去。既然人家叫我们再等几天,我们就再等几天好了。你争啥子嘛争?”王吉昌一边拉住继子,一边又点头哈腰,脸露媚笑的朝柜台内的道歉,“对不起啊,我儿子太小,不懂事!对不住哈,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母亲曾凡玉也被双方之间的冲突吓住了。她害怕自己的儿子得罪这些“当官的”以后要吃什么亏,也赶忙和丈夫一起拉住王勃,同时忙不迭的给对方道歉,让对方原谅,不要放在心上。

  “我说你们两口子也是,也不看哈儿这是啥子地方,是你们顺便撒野的地方吗?走走走!赶快把你们这娃娃拉起走!不要挡着后面的人。”年轻人不耐烦的挥挥手,让这家人赶快离开。

  ——————————————

  感谢“翻翻拣拣”的打赏!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