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23,尘埃落定

23,尘埃落定

  成绩差得掩面,求推荐和收藏!

  ————————————————————

  这个世上,只要钱到位,很多事情就好办得很。有了从亲戚们那里借来的款子,加上生意做得要死不活的蛋糕店老板早就想将这个每天亏钱的包袱甩出去,双方一个急着租,一个急着甩,可谓一拍即和,在王勃一家人来后不到两个小时,双方便在房东的见证下签了转租合同。

  签合同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蛋糕店老板把一式两份的转租合同签完字,又按了手指印,准备让王勃这边签的时候,王吉昌挽起袖子,兴匆匆的就准备上去签字画押,留下自己的大名时,王勃却喊了一声“慢!”

  “妈,你去签字!爸,你去帮刘娘他们搬一下东西。”王勃喊住跃跃欲试的王吉昌,将自己的母亲推了上去。

  “啊,我签字?我写不来字得嘛!还是喊你老汉儿签吧。”曾凡玉本能的拒绝。

  “写不来字直接按手印就行了。”趁王吉昌发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王勃干脆拿起母亲满是老茧的右手,分出拇指在红色的印泥上按了一下,扯过两份合同,直接在乙方的位置上“啪啪”的按下了两个指印!

  不是王勃枉做小人,有什么二心,而是继父王吉昌这个人根本就不值得信任。前世发生的一系列事实清楚无误的告诉了王勃:家中不出什么事还好,一家人也能得过且过,王吉昌对王勃虽谈不上有多好,但总还过得去;可一旦出事,王吉昌自私自利的本性马上就会发作,连考虑都不带半点考虑的。

  前世,母亲走后,王吉昌不到一个月就有了新欢,跟离家不远的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住在了一起,根本就不考虑自己这个跟他同甘共苦20年的继子的感受。王勃结婚的时候,母亲给他置办了一整套床上用品,这些东西,在母亲走后,全都放在了小舅那里,结果,却被王吉昌找了个借口,直接拿到了新妇家中,两口子自己享受起来。

  一床被子,放在平时,王吉昌盖了也就盖了,王勃不会在乎;然而,母亲才被他摔死没多久,自己都还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之中难以自拔,王吉昌便置那个风雨同舟二十年被他活活摔死,连遗言都来不及跟自己的儿子说一句的女人于不顾,另寻新欢,还将母亲留给他的为数不多的物品挪作他用,此情此景,王勃怎能不愤怒?不绝望?

  不久,王勃买的房子开始接房,接了房的王勃也准备装修,以便能早一天搬离那个写在妻子名下,却经常被妻子提醒这房是她母亲出钱买的,并不属于她的那个让王勃丝毫感受不到任何家的温暖的所谓的“家”。于是,王勃便打电话给继父,想让继父来双庆帮自己守一下装修工地,因为他自己白天要上班,一周也只能休一天假,没什么时间去忙装修。

  但王吉昌怎么回答?他直接说他现在在上班,很忙,走不开,让王勃自己想办法。天啊,王勃和王吉昌生活了二十年,就没见他有真正忙过的时候!

  这个时候,王勃对于这个让自己痛失了最重要的人而自己却无任何愧疚的男人,心若死灰,完全的绝望了。

  正因为前世的那些不堪回首的经历让王勃十分的清楚王吉昌的本性和为人,他还怎么敢让他去签字?

  不仅这次他不会让王吉昌签,以后买房,买车,凡是涉及到产权和归属权的的所有的签字,他都不会让王吉昌碰一下!他要遏紧王吉昌经济的咽喉,绝不给他任何产生二心的机会。王勃之所以不在乎王吉昌能否在他姐那里借到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在于此——

  既然这钱是母亲的娘家人出的,那么对不起了,于情于理都应该让母亲来签这个字!

  曾凡玉心思单纯,自然看不出王勃心头的小九九;王吉昌虽然对继子的行为有些疑惑,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真正的原因。他只是对继子打断自己的行为有些不满,觉得这个越发成熟,越发英明的儿子最近两天似乎越来越有主意了,也越来越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既然你要你妈签,你当初就不要喊我进城噻!”王吉昌低声抱怨着,有外人在,他也不好发作,悻悻的跑去帮蛋糕店老板搬东西去了。

  蛋糕店的女老板一得知今天就可以签合同,进行租赁交接,她是一天也不想多等,给房东一打完电话,就打电话给家里的老公,让他找辆小货车过来搬店里的东西。等她老公领着司机过来时,双方正开始签合同,王勃一看,得,也不用找其他理由了,正好可以借此把跃跃欲试,准备签字的继父支开。

  合同签完,钱款付清,女老板就把铺面卷闸门的钥匙给了王勃。

  而在王勃一家人齐心协力的帮助下,蛋糕店里的一应什物,也很快被装入了小长安的货厢。

  “这这样吧。谢谢你们的帮忙!预祝你们的生意兴隆,开张大吉哈!”女老板向王勃一家人道谢,一人递了瓶饮料,然后挥挥手,坐进小长安的副驾驶,就此别过。

  “勃儿,这个铺面从此就属于咱家的了吧?”看着眼前这间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前后加起来足有三十个平方的门面从此就属于自己一家人的了,母亲还有些不敢相信。

  “嗯,妈!从今天开始的两年半,一直到你儿子高中毕业,这间铺面都是咱们的了!”王勃将钥匙放到母亲手上,肯定的道。

  “说啥子傻话!钱都给了,合同都签了,不是我们的,还能是谁的?”王吉昌鄙视的看了曾凡玉一眼,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对于刚才没能签到字,他心头还是有些不爽快。

  “哦!是这样的嗦?那就好!那就好!”曾凡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走近屋内,一边打量,一边问王勃,“那勃儿,接下来咱们是不是该去买桌子板凳,还有冒米粉的东西了?”

  “不急,妈。我们先去一下工商局办理营业执照,然后再去家具市场和农贸市场选厨房器具。清单我已经列好,咱们只需要照单子抓药——”

  “喂,请问一下,你们这个铺面是不是要出租?”就在王勃说话时,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走到门口,开口问道。

  “不好意思!这铺面已经租出去了。”王勃看了眼眼镜男,心头却翻起了滔天大浪,心道一声好险,幸好老子下手得早,不然这铺面说不定就改名换姓了。

  “啥子?租出去了?我前天还看见你们贴在墙上的转租告示得嘛,这么快就租出去了嗦?”眼镜男双目大睁,显然还有些难以置信。

  “是的,租出去了。你看,老板连东西都搬起走了。不好意思,哥子,恐怕你只有去其他地方问了。”王勃有些爱莫能助的看着眼前这个让他感觉面熟面熟的眼睛男,耸耸肩。毫无疑问,这眼镜男便是前世开文具店的老板。王勃和班上的同学还一起照顾过他不少生意。

  “是嘛?下手还真快的。我就等了两天,这就‘城头变幻大王旗了’!早晓得,我昨天就不该去吃酒!对了,这铺面就是你们租了的哇?你们准备用它来干啥子嘛?”眼睛男一脸的懊悔,又带着一点点可能的希望瞧着王勃道。

  “是我们租的,哥子。我们准备用来开米粉店。到时候过来尝一哈儿(一下)味道嘛。味道绝对巴适,保证你从来没有吃过!”王勃操着双手,开始提前做起生意来。

  “开米粉店?也不错,只要味道好,光是四中的学生娃娃就够你们吃了。要得,等你们开张的时候过来尝一哈儿(一下),味道好的话经常来照顾生意!走了,你们忙你们的。”眼镜男摇了摇头,极度不甘心的走了。

  “老汉儿,怎么样?不要说明天,咱们只要晚上三个小时,这铺子就得改名换姓,你信不信?”眼镜男还没完全走远,王勃便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继父。

  “我……我们是给他交了定金的!他……他难道还敢反悔不成?”眼睛男的出现让王吉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心头暗自侥幸不已,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了继子口中“手快有,手慢无”的道理,但要他在继子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又太过为难,只得死鸭子嘴硬下去。

  “只要这眼睛哥出的价格比咱们高,定金算啥子东西?一句房东不租了,就能把你顶得老天八远,你难道还能咬人家两口?走,妈,我们去工商局办营业执照。每天的租金就要二十元,早办完早开张,耽搁不起呀!”

  说着,也不理脸红筋涨的王吉昌,王勃用带勾的杆子勾下卷闸门,让母亲锁好,载着母亲朝工商局行去。

  身后,跟着王吉昌,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脸的垂头丧气。

  ——————————

  多谢“观刀沉睡”的评价和打赏!谢了哟:)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