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20, 摊牌

20, 摊牌

  “舅舅舅妈,娘娘姑爷,刚才你们也吃了甥娃子给你们冒的米粉了。你们觉得这个米粉拿出去卖,卖得脱没有?”等所有的亲戚都吃得差不多了的时候,王勃终于开始言归正传,准备回到今天的主题上来。

  “卖得脱!咋个卖不脱喃?这么好吃的米粉,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肯定卖得脱!”二娘最先开口道。

  “卖肯定卖得脱!问题是你在哪里卖!在你们屋头卖还是在你们街上卖,肯定是不一样的!”小姑爷道。

  “耶,勃儿,你们家莫非真的要开米粉店嗦?”问话的是二舅妈,问完后,不经意的瞟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大概是意识到了什么。

  “就是勃儿,你们真打算开米粉店吗?到时候谁来卖喃?姐姐和王哥卖啊?”小娘说道,一副大感兴趣的样子。

  “你们猜对了,我们家就是准备开家米粉店!但不是在屋头开——开在屋头哪个来吃嘛——我们准备在四方城里面开一个。铺子我和我爸今天上午已经看好了,就在四方中学边边上,位置好得很。我定金都交了,准备过两天就去签合同。现在的问题是家里面还差点钱,想恳请各位舅舅舅妈,娘娘姑爷们支持外甥一把。这个米粉店对外甥很重要!说生死攸关也不过分!因为再过两年外甥就考大学了,凭我的成绩考个重点大学基本上没啥子问题得!但是上大学的话,一年的学费就要几大千,还不算住宿费和生活费。而我们家的这个现状,你们也晓得,到时候肯定是交不起的!如果有了这个米粉店,那我们一家的生活,包括我以后上大学的学费,也就不用愁了。”

  铺垫了那么多,最终,王勃向自己的亲戚们“摊了牌”,接下来,便是看效果的时候了。此时,他忽然感到自己的心跳莫名的快了起来,心头颇有些紧张,这种情况,即便是上午在城里大姑家面对表姐的时候,也未曾有过的。

  王勃的话还没说完,气氛便开始有了变化,变得有些沉闷起来。最初还叽叽喳喳,有说有笑的亲戚们都沉默了,一时之间,都不说话了。

  这种沉闷,让人略感压抑的气氛让王勃的母亲曾凡玉焦急起来,揪心不已的她就打算开口,求下一自己的兄弟姐妹,但却被王勃用眼神给制止了。母亲的性格王勃十分清楚,一旦开口,很可能变成一种哀求。前世是不得已,这一世,王勃决不让母亲去恳求谁。

  “做生意?现在的生意恐怕不是那么好做的哦!搞不好就容易折本。”第一个开腔的是大舅妈。

  大舅妈一开腔,马上就有人接腔,二舅妈立刻接着道,“就是!现在的生意哪有那么好做哟!姐姐是老实人,又算不来账,王哥的性格又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这种性格去做生意,很容易吃亏的。”

  三舅妈因为才嫁给离异的三舅没多久,不好发言,但一听说涉及到借钱,脸色还是变了变,尽管很轻微,但还是被摊完牌后就一直注意观察亲戚们反应的王勃注意到了。

  王勃又将目光看向几个舅舅。

  大舅舅和二舅舅在吸烟,脸上仍旧带着笑,表情倒是没多大变化。小舅舅刚才上厕所去了,不在,只有小舅母在。小舅母也没说话,却是一脸诡笑的看着王勃,还朝他眨了眨眼睛。王勃的回应则是耸了耸肩膀。两人在其他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完成了一次无声的交流。

  王勃的四个舅舅,除了经常在外打工的三舅舅,其余三个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勤劳,节约,为人老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码有三百天都在田里忙碌。他们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唯有以诚待人,可惜的是,因为性格方面的原因,家里的财政大权,自然就旁落到了舅妈们手里。

  两个娘娘和两个姑爷也没开腔。二姑爷的话本来就不多,而小姑爷则一直在喝茶,大概在想些什么,或者单纯的在等其他人发言。

  没有人发言,没有人接王勃的招,让原本还信心满满的他心头也不禁开始打鼓。

  “难道我把舅舅娘娘们想得太好了?即便大舅舅,二舅舅和三舅舅那里比较悬,小舅,两个娘娘那里也应该有点反应啊?现在的默不作声是什么意思?不想借?”王勃暗自思忖。

  前世在自己的姐姐去世后,小舅舅,小娘以及二娘完全就把王勃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不仅经常打电话嘘寒问暖,而且多次询问王勃差不差钱,差的话就开腔,不要自己扛。特别是没有子女的小舅,对待王勃更是巴心巴肝,没有任何的计较。在那无数个寂寞孤苦的深夜,想到去世的母亲,想起舅舅娘娘们对自己的好,王勃都会眼眶泛红,泪水涟涟。

  不过,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王勃本人都从未找自己的亲朋好友借过一分一毫的钱,哪怕在他最困难的日子,他也从没开过口。和自己的母亲一样,他是属于那种宁愿别人欠自己,也不愿自己欠别人的性格。世间万种情,唯有人情对他来说最难消受。他从母亲,从舅舅娘娘们身上继承了勤俭持家的品行,从小便养成了存钱的习惯,也正是因为这一习惯,生活对他来说尽管不是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多灾多难,王勃还是依靠着自己的力量,用着在丰年时存上的不多的储蓄,一个人在外地打拼,坚持了十几个春秋。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以后一定会发达,有机会十倍百倍的报答舅舅和娘娘们,依照王勃“万事不求人”的本性,弄死他他也不会开口找亲戚们借钱。“人亲财不亲”,“亲兄弟,明算账”,“救急不救穷”,这些古语,俗语,无比清楚的告诉了王勃人际交往中所应该遵循的原则。而他,也在前世有限的人生中,见惯了那些因为金钱没处理好而闹得鸡犬不宁——夫妻不和,亲人反目,甚至妻离子散。

  就在王勃思绪翻飞,思考着几个舅舅和娘娘们心头到底作何打算时,一直沉吟不语的小姑爷终于开腔:“勃儿,你预算过没有,你这个米粉店到底需要多少钱?”

  王勃明显一愣,还没从对亲戚们的疑虑中反应过来,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大喜,赶忙道:“已经做过几遍预算了。门面转租费1200,月租600,押一付三,所以房租这里一次性就需要交3600。那个蛋糕店已经装修过,厨房也是现成的,所以盘下来后只需要换个招牌,简单装饰一下,买几张桌椅,再买些冒米粉的厨房用具,就可以开张营业了。总共我算了一下,大概需要五千块钱。”

  “五千……”小姑爷端起永远不离身的茶盅,喝了口浓茶,想了想,说,“我上个月囤了批鞋底,要卖出去的话起码还要等两三个月,不然你这五千我就给你出了。这样,我和你小娘给你出两千!剩下的三千由你几个舅舅和二娘给你凑。老梦,你出好多?”小姑爷直接将矛头对准三舅舅。

  “啊!”三舅舅曾凡梦没料到张志平会突然将矛头对准自己,有点不知所措,看了看四周,见大家都看着他,三舅舅一咬牙,道,“那……那我出五百嘛!”

  “爬你的哟!五百你拿得出手吗?不行,一千!你的家底大家又不是不晓得!”

  “我……我哪有啥子家底嘛?有点家底也被天天那鬼豆子给糟蹋了!”三舅曾凡梦做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他口里的天天,便是他的儿子,王勃的表弟曾天。

  “那我给勃儿添一千嘛!”上厕所的小舅曾凡嵩刚从厕所出来,听完小舅妈的转述,马上就表示愿意支援一千。

  “现在已经有四千了。剩下的一千你们哪个出?”小姑爷干脆当起了筹款主持人。

  “剩下的一千我出了。”二娘曾凡淘当即表态,“味道这么好的米粉,如果在四方开起店了,生意不好简直就没天理了。”

  “你看嘛,大家一家凑点,这钱不就出来了?勃儿,你这钱什么时候要,我喊你小娘给你取。”

  “我给那蛋糕店的老板儿说的是三天之内去签合同。如果三天不去的话,定金就不退了。”王勃急忙应道,此时的他,心头简直乐开了花,那快,感,甚至比跟女人上床还来得猛烈。

  “要得!既然你要得急,那你明天到我们家来嘛,家里没那么多现金,我喊你小娘去储蓄所给你取。”小姑爷说道,然后又把头转向其余几个承诺了要出钱的人,叮嘱道,“你们几个也是哈(语气助词),明后天就给人家勃儿取出来,不要耽误了人家的大事。”

  “要你说!”小舅妈故意“不满”的道,“我明天直接给勃儿送去!不像你,还要叫人家来拿!你那摩托车那么省力,就不晓得取了钱送过来?还要叫人家勃儿跑一趟!你当啥子姑爷哟!”

  “哎,说这些!”小姑爷大气的挥挥手,转头吩咐小娘,“曾凡绣,你明天取了钱直接给勃儿送家里去,免得你姐在那里说三道四!”

  “要得!”小娘笑着应道。

  几人正在商量借款的事,一向比较滑头的三舅舅曾凡梦却不干了,突然想起似的道:“哎哎哎!这个东西有点不对哟!我们四家人就把钱出完了,那老大和老二怎么算?他们就一分钱儿都不出嗦?”

  “曾凡梦,你少说那些!你那一千块钱不要你出,我来出!”大舅舅曾凡恕不屑的看了眼爱耍滑头三舅舅。

  “就是,曾凡梦,难道只有你支持勃儿嗦?勃儿,二舅舅也给你出一千!”既然前面的几个兄弟姐妹都表了态,二舅舅曾凡佑也坐不住了,开始表态。二舅母不停的给二舅舅使眼色,见丈夫终于还是没忍住,颇有些不甘心的叹了口气。

  “那要得!既然某些人有闲话说,大哥和二哥也都出一千!明天一起给勃儿送过去。预算充足点总不是坏事。而且刚才我听你的预算还没有把办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和卫生许可证的费用给算进去。有了这两千也差不多了。”

  最后,作为村长的小姑爷张志平一锤定音的做了总结。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