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4, 卖米粉

4, 卖米粉

  “爸,今天战况如何?”王勃饭快吃完的时候,父亲和母亲才一前一后的回家。

  如果放在以前,恨父不成钢的王勃肯定会碗筷一扔,就跑回自己的房屋,眼不见心不烦。现在再世为人,生理年龄虽然只有十六七岁,但心理年龄却已经三十几的他不会那么孩子气了。

  王吉昌有点意外继子的反应,他知道继子是非常反感自己去小卖部打牌的。以前每次打牌回来,继子都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今天却是怎么了,开始主动关心自己的战况?而且还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

  真是怪事!

  “呵呵,今天手气不错,赢了八块多!如果不是你妈喊我吃饭,我肯定还要赢!那时候手气正好!”继子不给自己脸色看,王吉昌自然高兴,也就笑呵呵的应道。

  “手气好?那应该乘热打铁噻!没得事,爸,一会儿吃了午饭继续再战!到时候咱爷俩一起上,咱们一起大杀四方!我给你抱膀子!”王勃一拍桌子,大声的说道。

  王勃的反应让王吉昌的心头更加犯嘀咕了,有点搞不清状况,不过他也不愿意多想,继子既然不反对自己打牌,那不是更好,于是顺口说:“要得!等吃了饭再去赢那几个龟儿子的钱!不过,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还是呆在家里多看看书。现在虽然放假,也不要太过放纵,这马上就高二了,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

  王吉昌的身上尽管有多种多样的毛病和性格缺陷,但有一点却是让王勃不得不佩服,甚至说感激的那就是从头到尾王吉昌都鼓励王勃好好学习,争取能够脱掉身上的这身“农皮”,成为像他姐夫那样的城里人。王勃之所以发愤图强,除了主观方面的想改变现状外,也跟王吉昌时不时的鼓励教育有关,尽管,这种鼓励绝大部分时候仅仅停留在口头上的随口一说。

  “我晓得爸。对了,爸,我们今天晚上吃米粉吧。”王勃点点头,他刚才也就为讨继父高兴随口一说,怎么可能去给不务正业的王吉昌抱膀子?

  “吃米粉?”王吉昌一愣,随即恍然,心想,怪不得这小子刚才那种态度,原来是想吃米粉。也罢,反正今天手气好,那就给他两块钱让他去冒二两米粉。

  王勃一看王吉昌的表情就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于是赶紧解释:“是这样的爸,我下午想去街上买点干米粉,买点猪肉和调料回来,我们自己炒臊子,自己熬老汤,自己弄米粉吃。你放心,我不要你出钱,我用自己的私房钱去买。我请你和妈吃。”

  王吉昌“哦”了一声,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继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哂笑着说:“那你肉不要买多了,割个一斤左右就行了。我今天下午也早点收工,回来炒臊子。”

  好吃懒做通常是连在一起的,王吉昌除了懒之外,还好吃,家里面一年到头出的钱,至少有一半被他花在了吃上。他一听晚上有好吃的整,心头一乐,当即同意。

  “勃儿,吃啥子米粉嘛!你把你自己的钱留着,以后读大学用。”勤俭节约的母亲一听王勃打算花自己的钱请家里人吃米粉,赶紧阻止。

  “没事儿,妈!我好久没米粉了,想吃。自己弄,花不了多少钱。”王勃笑着对母亲说,继而转头催促继父,“爸,你快点去吧,去慢了可能没位置了。趁手红,打灯笼,趁你今天手气好,多赢点回来。”

  “要得!我这就去。说好了哈,今天晚上的米粉我弄,你们吃现成。”王吉昌兴冲冲的去肖三娃店子打牌去了,只留下愁眉苦脸的母亲和坐在一边笑得有点莫测高深的王勃。

  “勃儿啊,你咋个想起了要请我们吃米粉喃?你存点钱多不容易的。这再过两月就要开学了,你的学费还没有着落。两年后万一你考起大学,那又是一大笔钱。我和你爸还不晓得这钱从哪里出。唉,真是焦人(急人)!”母亲叹息一声,紧锁着眉头。王勃完全能够理解母亲的忧虑,实际上,自从嫁给继父之后,母亲就没有一日没为钱焦虑过。但她仅仅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文化,除了农活和家务活,也没任何赚钱技能的的农村妇女。在没跟父亲离婚前,母亲女主内,父亲男主外,两人齐心协力攒下一份在周围邻里看来还不错的家业。

  可是现在的继父除了两天打渔,三天晒网,做点零工挣点钱外,家里再没了其他的收入来源。母亲倒是想弄点副业来干,比如喂养些鸡鸭,或者买两头猪仔,然而,哪怕是买鸡苗鸭苗和买猪仔的钱家里也拿不出来。

  王勃本想等晚上让父亲和母亲尝过自己的手艺后再告诉两人自己的发财大计,但母亲脸上的焦虑让王勃心痛不已,于是他决定提前透露自己的赚钱计划。在他的赚钱计划中,父亲是靠不住的,属于有他不多,无他不少的角色,主要还是要靠吃苦耐劳的母亲。

  “妈,你先不忙收拾,你听我讲。”王勃站起来,绕到母亲身边,按着母亲的肩膀让其坐下,“你刚才说的我也考虑过,妈,两个月后的学费,要六百多。两年后你儿子不是‘万一考上大学’,而是肯定会考起大学。大学的费用我打听过,一年要至少要五六千,这还不连生活费和住宿费,你觉得,以我们目前这个家庭来说,出得起出不起这笔费用?”

  王勃的话让曾凡玉更加的忧愁,他不等母亲张嘴,马上又道:“如果爸从现在开始努力挣钱的话,兴许能够攒够我读高中和上大学的钱,但他是啥子人这么多年了你又不是不晓得。让他打牌可以,二十四小时不吃不喝都没问题;让他做活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如果我们不想其他的办法,指望我爸,两年后即使我考上大学,我也没钱去念!”

  “想办法,哪里又有啥子办法去想啊!”曾凡玉摇了摇头,“实在不行,到时候我拉下脸找你那些舅舅借!”

  “借钱是一个路子,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况且,我们借的不是三五两百,而是几大千!而且要连续借四年!舅舅们肯定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即便拿得出,你觉得舅母她们会同意?”母亲脸上忧虑的表情让王勃十分的不忍,但是他知道,这是让母亲同意自己计划必须走的一步,不把问题给母亲讲清楚,不把事实的残酷剖开摆在母亲的面前,母亲很难下定决心跟着自己干。

  “如果你舅母他们不同意,我就下跪去求,给他们磕头让他们借钱!”曾凡玉激动起来,叫道。儿子的话让她第一次清晰的意识到这个家庭两年后所要面对的困难和挑战。平日的她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那又有什么用呢?见识有限,心胸和魄力更有限的她也没办法啊!曾凡玉也知道要钱的那一天迟早会到来,也晓得那会用很多钱,但到底有多少却是没一个明确的概念。现在听儿子说一年就要六七千,甚至更多,她的心几乎凉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下意识的就叫了起来。

  见火候已到,母亲完全明白了事情的急迫性和经济性,王勃抓起母亲树皮一样的皲裂的手,缓慢而又铿锵有力的说道:

  “妈,咱不用给谁下跪,也不用委曲求全的向人借大笔的钱。咱们自己去赚。赚钱的法子儿子已经想好了,那就是去卖米粉!”

  

  http://www.mx99.com/book/306/1407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