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五章金匮要略

第二十五章金匮要略

  天罗落,地网起,又有六道剑光,封住陈昂上下左右前后,嵩山众弟子剑刃交错间,迥然有序,错落有致,相互间的配合堪称精妙绝伦,只是这一手,就不愧嵩山五岳盟主之名。

  陈昂前后左右,各有数十道凌厉的攻击,暗器刀剑,互不干扰,纵然他有三头六臂,也绝难同时抵挡这么多高手的攻击。更不用说还有数十位高手预备在一旁,随时准备着运转阵法,形成连绵不断的剑阵浪潮。

  就在这一刹那,陈昂轻轻的一拍右手上的银盒,万点寒星猛然炸开,犹如银河倾泻,洋洋洒洒挥撒出一片银芒,以陈昂的身体为圆心,旋转着,激射而出。

  四周的嵩山弟子“啊!”的一声尖叫,捂着自己的面门,咚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左冷禅猝不及防之下,只来得及挥掌震开射向自己的银星,护住周围的几位太保,这时望过去,场上的嵩山弟子一个个血流满面,痛苦的躺在地上哀嚎,就连执盾的弟子也不例外,这暗器的飞行曲线诡异莫测,有不少绕开了盾牌。

  好歹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嵩山弟子一个个脸上血肉模糊,但哀嚎声依然中气十足,看上去并没有生命之危。至于破相之事,只能说男子汉,大丈夫,区区一张颜面,实在不值得一提,希望嵩山弟子会喜欢这个安慰。

  “陈昂,你好卑鄙!”左冷禅气得胡子发飘,睚眦怒吼道。、

  随手把用过的银盒抛在地上,陈昂无所谓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以头脑胜你,实在是在光明正大不过的事情了!左冷禅,你以势力杀人,阴谋诡计害人,更是率领这么多人来围攻我,卑鄙一词,你还真的说得出口。”

  “要是我的一盒三千银针,根根毒毙,天绝地灭穿心透骨针在这里,哪还有你大放厥词的机会。”

  左冷禅拾起一颗银星,死死盯着精巧的结构,两指暗运内力去压,只感到手中的银星坚硬无比,只震得他手指生疼,猛地一挥手打出去,银星七拐八拐,滑出一道扭曲无比的曲线,钉在了大树身上。

  “好精巧的暗器,好阔绰的身家!”左冷禅抬头,眼中满是郑重。“阁下与我嵩山井水不犯河水,本来只是一场误会,可惜,你来头太大,左某留你不得!”

  谁知道左冷禅又误会了什么,陈昂懒得解释,只是将马匹小心的系在古树上,这才空着双手,站在左冷禅他们面前,正好他武学积累已经雄厚,需要一个融会贯通的机会,有左冷禅他们作为压力,再好不过了。

  “呀哎!”乐厚最先忍不住,气沉丹田大喝一声,身形一动,便化为虚影朝陈昂扑了过去,他身形倒挂,头下脚上,一掌穿空击向陈昂的天灵盖。

  掌力还未及体,陈昂就感觉一股阴寒之气缠绕着体,乐厚右掌挟着一股炙热的掌风,跟着扑到,双掌掌力不同,一阴一阳,犹如磨盘双剪,首尾相连,威力巨大。

  可惜对于阴阳之气,陈昂的认识可比他高明多了,他只是内力微微一动,体内脏腑正气不失,并寻六经邪之所凑,佐以内气攻伐以治之,营卫之气一动,寒热之焦立解,竟然以医术扶正之道,用于武学。

  乐厚掌力结结实实的拍在他身上,犹如泥牛入海,不知所踪,陈昂浑身精气,豁然充沛了许多,正是中医调和阴阳,引气伐脉之道,乐厚的这股掌力,只当是给陈昂做了一个全身按摩。

  “吸星大法!”乐厚脸色惨变,顿时骇然失色,刚想抽身而退,却没感觉到那股邪异的吸力。

  陈昂欺身而进,轻飘飘的一掌印在他身上,乐厚感觉到一股变化多端的阴阳掌劲,豁然没入自己体内,却没有引起自己内力的抵抗,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左冷禅几人睚眦俱裂,就要上前援护,却看见乐厚宛如没事一样,轻松的退了下来。

  这可比重伤而归,更让几人惊讶。

  “不是…不是吸星大法!”乐厚木然道。

  左冷禅眼神微动,忽然出声道:“这分明就是任我行的余孽,想必这就是任我行简化的吸功入地小法,魔门贼子狡诈,师弟莫要被他骗了!”

  无论是吸功入地小法,还是吸星大法,根源都在一个吸字,而陈昂的护身武学,却长于化解内力,分明更像少林寺金刚不坏神功,但乐厚追随左冷禅已久,心意相通,自然知道左冷禅在想什么,当即冷哼一声。

  “没错!果然是魔教余孽!”

  陈昂看着他们颠倒黑白也不生气,反而朗声颂道:“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生长全,以养其身。”

  这是东汉医圣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序,中的一段话,左冷禅熟读经典,故而也知道一些,只是不明白,陈昂为何要在这里念上一段。

  “这是我的独门武功《金匮要略》,是最为中正平和不过的养身心法,延年益寿,护身保命,百病不生,秉承人体阴阳变化,四时升降,正是最为平和正大的武学功法。”

  “世人无知,只觉得养生内功,调和阴阳,百病不生,却无法防身护命,嗤之以为老人功,我原以为左掌门见多识广,应该能看出端倪,想不到也是如此愚不可及!”

  《金匮要略》确实只是一门养生气功,天底下在没有比它更加无害的真气了,它性质中正平和,善于调节五气阴阳,属性温润,用来疗伤治病自然是无往而不利,但要是论起杀伤力,比起那些熟悉极端的内力,要大有不如。

  或者说,还不如拳脚上阵,来的利爽。

  可陈昂创造这门武功,本就是为了推动人体进化,调节身体平衡,而不是打打杀杀,追求破坏之力,所以《金匮要略》的性质也正中他下怀。

  但是,任何智慧到了极端高妙的境界,都近乎无所不能,陈昂以医学出发,积蓄吸收中华了近万年的医学底蕴之后,自然能化腐朽为神奇,将《金匮要略》推延至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称为绝世内功,而无不妥。

  堪与道学千年积累而成的《九阴真经》,集大成者《太极》,佛学千年积累而成的《易筋经》《洗髓经》相比,是医学千年积累,厚积薄发而成,武学的又一绝世宝典。

  医家至宝《金匮要略》,足以开辟与武当,少林媲美的武林圣地和医学圣地。

  陈昂不理左冷禅几人阴鸠不定的眼神,朗声道:

  “人体五气紊乱,阴阳失调,而生疾病。病因有内邪,外邪,可导气扶正,调理阴阳而解决,众人一叶障目,岂不知外来之内力,也是一种外邪,扶正养气,自然能够化解。如果将那对立之物,视为疾病,那则无所不可治,这便是我武学中的治病之道。”

  看着左冷禅若有所思的眼神,陈昂微微一笑,这位能自创无名内功,寒冰神掌的天纵之才,如果投入医武之道,又有他广传天下的医术为指导,能达到什么新的境界呢?

  希望日后打上嵩山之时,能见识到他的武学智慧。

  这时,乐厚忽然腹中一震雷鸣,一股扑鼻臭气,从他下臀传来,左冷禅闪电似的推开五六步,看着人事不省昏迷在粪水之中的乐厚,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陈昂。

  “《金匮要略》——伤寒杂病功!”陈昂笑道。

  “能扶正气,便能控外邪,我一掌打散了他的阴阳平衡,五气维系,其人卫阳被遏,营卫郁滞不通,正受我伤寒神拳。要是你不通我独门手法,就只有等他伤寒而死!”

  左冷禅怒吼一声,发须具张,像一头愤怒的狮子,旁边的丁勉救人心切,连忙扑了上去,几位太保纷纷围攻而上,场面一触即发。

  忽然间,陈昂脚尖一点,身体犹如鹏鸟振翅,一跃数丈,身形矫健如龙,廻游四海,在几人看来,宛如天人。但陈昂身形一转,合身扑下之时,更是沧龙出海,幻化无数身影,不过数息时间,几位太保都感到自己浑身,或是寒冷,或是火热。

  丁勉支撑不住,跌倒在地,他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头脑昏沉沉的,支撑不住,半坐在地上,陆柏更是口鼻歪斜,瘫软在地,一根手指也动弹不得。

  几位太保,要么发热,口渴,头脑昏沉,要么已经失去意识,昏迷在地,就连左冷禅也忍着头脑感冒似的昏沉,勉力支撑着。

  “其人外受温邪,津伤内热者为温病。其人营卫不和,卫失固外开阖之权,肌表疏泄者为中风。邪气内入膀胱,影响膀胱气化功能失调,以致气结水停,小便不利,为蓄水证。热结下焦,瘀血不行,以致鞭满如狂,小便自利为蓄血证。”

  陈昂一个一个数着地上众人的症状,哈哈大笑道:“仅仅是太阳经症、太阳腑证你们就受不了了,我这伤寒神功,可有太阳、明阳、少阳,太阴、厥阴、少阴六种变化,更有合病、并病,六经齐发等绝招,你们是哪里来的信心,围攻我的?”

  左冷禅头上冷汗潺潺而下,头上冒出了森森的寒气,已经运用无名内功,奋力抵抗,口中哀求道:“神医,陈少侠,左某有眼无珠,冒犯了你,如要惩罚,我一力承担,请放了我师弟他们!”

  “你到还有些掌门人的承担。”陈昂冷笑道,“是真情,是假意,我也不管你,无非是一颗棋子而已。”

  “你可知道,《金匮要略》这门武学,医术越高就厉害,普通的江湖医生,即使用这伤寒神功,也破不了你的内功,区区阴阳失调,你内力一运,即可调和。但我手中的《金匮要略》,除非医术在我之上,否则必然急病而死。”

  “不是我自夸,这天下间,要找到比我医术更高的人,呵呵!”

  陈昂饶有趣味的看着他,笑道:“你内功性质极端,最受《金匮要略》克制,对于你或着任我行这样乱练内功,阴阳平衡脆弱的人,只要功力达到你们的三分,便可轻易胜你。现在你一门性命,尽操之我手,你要如何呢?”

  ps:这章比较大,花费的时间也比较多,给等更新的大家道个歉。

  最后,本书中第一门智商神功出现了,智商神功,《金匮要略》,欲练神功,八年苦工,余额不足,难以成功。

  中医学博士专属神功,你,值得拥有。



  http://www.mx99.com/book/223/3506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