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五章一点寒芒破青城

第五章一点寒芒破青城

  余沧海拿出这等看家本领,已是怒极,摧心掌法在他手里施展开来,身前一丈之内,都在掌风的笼罩之下,单论掌法中的阴狠毒辣,放眼武林,也难有出其右者。

  “好掌法!”陈昂赞叹道:“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右掌后撑,左掌前伸,两手的小拇指和无名指同时夹住三支飞镖,最有力的食指和中指却捏着一根银钉,离他最近的令狐冲,也只能看到他的双手幻化出的道道残影,反掌间闪动的六点银光。

  就这六点银芒,却在瞬息间闪没,只往余沧海的要害大穴上招呼。

  六把燕尾镖,都是极为坚韧的钛合金所制,在高速运动中,经过大型计算机模拟的气动力外形,赋予它无比的平衡力,在陈昂精妙的手法下,就是一块石头,也能扎透,而且另有妙用。

  余沧海当然不敢硬接,只听耳边飞镖摩擦的微微的风响,他就明白,硬接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身上披风一翻,一张精铁面具就护住了要害,这也是他的独门武学,学自川地把戏人的变脸奇术,配上特意打制的寒铁面具,是他秘不示人的杀手锏。

  寒铁面具向薄纸一样被轻易洞穿,但飞镖凌厉的势头,却也微微一缓。

  余沧海披风一展,整个人已经缩到了地上,他身形矮小,偌大一个披风挡着,竟然让他造成了神出鬼没的效果,飞镖只是射穿披风,却没有伤他分毫。

  能将戏法和武学结合的这样完美,余沧海也能称得上是一个怪才了。

  但没让他高兴多久,就听见脑后“簌”的一声轻响,却不是从他耳边传来,反倒是往一群围观弟子那里去了。

  令狐冲倒是看得清楚,那六点寒星飞出门外,在半空中绕了绕,就电射而回,劲力不减,激射向一旁的青城弟子。

  “噗!”

  燕尾镖从颈射入,口前穿出,洪人雄甚至来不及呼喊一声,便捂着喉咙倒毙在地,其他五位青城弟子,一个捂着左耳,一个捂着右耳,还有两位分别握着洞穿的手掌,剩下一个颤颤巍巍的盯着自己钉在墙上的帽子,已然骇得魂飞魄散。

  这神乎其神的镖法,吓得剩下的几人捂着脑袋蹲到了地下。

  “这是回旋镖!”余沧海睚眦俱裂,但还没等他反应,就感到心口微微发凉,连忙脚下步伐一错,于弹指之间身形挪移开尺许,不想两道射来的暗淡银芒,在那原地轻轻一撞,便朝两边电射而出。

  余沧海怒视着将要从自己胸口穿过的那枚银钉,猛地一吸气,胸口仿佛被人打了一拳,凹陷下去碗大的一个坑,险险躲过银钉。等他连退数步退出了房门,大家才发现,他胸口衣裳破烂,胸膛上被划开了一道三寸的口子。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令狐冲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威风八面的余沧海,只是一个回合就被陈昂逼的狼狈而退,仅仅发了六道飞镖,两枚银钉,就打得青城派弟子斗志全无。

  “穿林打燕、流星赶月、回头望月、银星两散!”余沧海面上不显惊骇,强作冷静的念出陈昂的暗器招式名称,“阁下是哪门的高手,来为难我青城小辈!”

  “不是为难,只是教你们不要进来,打扰我和令狐兄饮酒!”陈昂摆手到,几名青城弟子听到他这样说,吓得急忙退出门外。

  余沧海看到弟子这样不争气,却只是恼怒的看了令狐冲一眼,双目中隐含杀机,显然是记恨到了他身上。

  “既然阁下不想我们打扰,那就告辞了!”余沧海忍着憋屈,挥手让弟子收敛洪人雄的尸体,硬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

  “慢着!”陈昂却不肯饶过他。

  余沧海怒极,威胁到,“阁下还要如何,是要和我青城撕破脸吗?”语气隐隐不善,令狐冲听在耳里,就知道他又在扯武林正道的虎皮大旗,有定逸和刘正风压阵,他到也不怕陈昂暗器厉害。

  “你打扰了我的酒宴,只用说一声,就能大摇大摆的走了吗?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陈昂冷笑道,他看到余沧海闪烁的眼神,就知道他丧了胆气。

  刚才他一手暗器功夫,到有大半是刚从余沧海身上学来的,这么可能放过这现成的活教材?

  别人学功夫,无不是要拜师磕头,给门派做牛做马,遇上师傅心情好了,才能得到一两句的真传指点,如此巴着脸求人,也只能学到一些皮毛,遇上师傅的三姑六婆这些有背景的,三两年就要被打趴下。

  就是有惊天奇遇获得了秘籍,也要再三防备前人留上一手,在关键处篡改隐瞒,上到名门弟子梅超风,下到那些上门求医的三流武林人士,都为此被坑过。

  哪里像陈昂这样,只要和人交手,不过三两个回合,就能把人压箱底的东西学去,等于是对手手把手的教他,决然不虞他们隐藏,只能说全能状态下的陈昂,学习能力和理解能力完全是作弊。

  刚才余沧海用飞锥射陈昂的时候,陈昂就在超频状态下,记录下了余沧海的独门手法,甚至推演出了几个他都没想到的后着,结果用学来的手法射回去,反而让原主都认不出来了。

  也就是现在的陈昂对内力的理解不足,不然有心打一套摧心掌给余沧海看看,好叫他知道摧心掌也有公母之分,他那母的遇上公的,便不厉害了。

  但不等余沧海搭话,定逸师太和刘正风就匆匆赶到,陈昂失望的放下手,这场大约是打不起来了。

  没想到余沧海自己忍下这口气了,但却有人不想让他退缩。

  “余矮子这缩头的功夫,真教人看了大开眼界,一定让大伙看看,青城武功,缩头第一,缩头不成,便缩卵子!哈哈哈!”一个嘶哑的声音忽然冒出来,忽左忽右的,让人听不清方向。

  “哪来的藏头露尾之辈,也敢在此放肆!”余沧海再也忍不住了,提起长剑扫视四方。

  没想到那人还没有出声,一个缩在角落的驼子,却尖声叫了起来:“余沧海你好不要脸!”那小驼子弓着背脊,一脸愤恨的看着余沧海,目光好像要择人而噬。

  别人还不知道他是谁,但陈昂对他的来历却了然于心。

  那小驼子,不正是原著里第一悲情人士,父母双亡死全家,挥刀自宫杀岳父的林平之,林少侠吗?典型的天煞孤星,五弊缠身,不但自己全家死光,娶了一个老婆,连岳家也死光了!

  当然,现在的林平之父母尚在,还是一个善良而略带些傻气的愣头小子,和日后那个杀伐残酷,狠辣绝决林平之并不是一个人。昔日上学时,陈昂就对他的悲惨遭遇感慨不已,常常好奇,如果没有辟邪剑谱,那林平之的一生,又会走向什么方向呢?

  是放下仇恨,从此做一个普通人,还是矢志复仇,然后死于岳不群手中?

  林平之在这里,岳不群也就不远了,再加上一个隐身在一旁捣乱的木高峰,这场面实在热闹的很,如果陈昂不出手,林平之要么被木高峰掳走,要么被岳不群保下,反正也不会出什么事,或者说没找到辟邪剑谱之前,岳不群不会让他出什么事。

  但陈昂很想知道,如果自己把林平之带走,岳不群会不会找上门来呢?



  http://www.mx99.com/book/223/350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