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浮世碑 > 第二十七章 诡异的村子

第二十七章 诡异的村子

  两人穿过金色光幕,不由眼前一亮,本以为,光幕后会是一方禁土,却见一处安宁与祥和的古村。

  村子很原始,房舍都是土石堆砌而成,四处散落,有些与田地相连,就落在田埂边上。

  房舍有不少,还有不少家禽跑来跑去,但却人影稀疏,连打闹的孩童都未看见。

  噗...

  刚踏出一步,陌迁便感觉背后一疼,口中吐出大片黑血,一阵眩晕之感袭遍全身,整个人轻飘飘地倒了下去。

  “陌迁,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长孤婷抱住她,摇晃了几下,见他并未反应,忽然心中一窒,眼泪如珠滚滚落下。

  吱吱...

  寸大的白角虫,从陌迁身上爬了出来,立在地上,指着他背后吱吱大叫。

  “骨刺有剧毒。”

  长孤婷连忙给他翻了个身,看着他背后两根骨刺,心中突然一疼。

  吱吱...

  白角虫在地上跳来跳去,一对前足不断比划,让长孤婷将那两根骨刺拔出。

  “得先找个屋子,再帮他把毒给逼出来。”

  陌迁替她挡住了两道骨刺,这让她心中感动,又心疼,同时生出了一种,愿随他浪迹天涯一生的念头。

  少女的心思,原本很简单,只是她身有牵绊,背负了太多,许多事,并不能自己做出选择。

  一时思绪万千,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替陌迁解毒疗伤,她背着陌迁,向村里人借了一间土屋。

  “姑娘,这是你要的清水。”

  一间土屋内,一名老妪手中端来一盆清水,放到了长孤婷身旁。

  “谢谢蔺大娘。”

  长孤婷朝蔺大娘行了一礼,而后将陌迁的上衣撕开,用力把那两根骨刺拔了出来。

  陌迁虽已昏迷,但那剧烈的疼痛,仍使他抽搐了一下。

  看着他背后,那两道刺目惊心的伤口,长孤婷心中一痛,玉手拿起白布,微微颤抖地给他擦拭干净。

  “小金,我们身上并未带有灵药,你的血液有奇效...”

  长孤婷盯着白角虫,向它讨要一滴血液,以此替陌迁解毒。

  吱吱...

  白角虫一听要自己放血,立马不乐了,它在地上跳来跳去,一对前足不断摆动。

  “就一滴,日后我会为你找许多上等玉石...”

  长孤婷软磨硬泡,许下各种承诺,终是说服了白角虫。

  白角虫跳到陌迁脸上,颤抖着前足,艰难地往他嘴里,挤出一滴血液,而后跳到地上不断打滚,吱吱叫个不停。

  一滴血液入口,陌迁身上渐渐散出朦胧白光,身后伤口也在逐渐愈合。

  “好啦,待他醒来就没事了。”

  长孤婷抓起白角虫,在一旁看着陌迁,静静等待他转醒。

  看着他俊逸的脸庞,长孤婷心中闪过,两人一起经历的那些画面,一时也是痴了。

  两个时辰后,陌迁的手指微微抖动,他睁开眼后,见长孤婷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便朝她眨了眨眼,咧嘴一笑。

  “啊...你终于醒了。”

  见他醒来,还坏笑地看着自己,长孤婷不禁脸颊通红,赶忙别过头去。

  “我们这是在哪?”陌迁拉住她的手问道。

  “这里是蔺村...”

  长孤婷告诉他,这个村子叫蔺村,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村子,村民们不懂修行,生命力却很强。

  蔺村的女人,寿命悠长,虽不懂修行,却也能活个两百年,而村中男子,一到不惑之年,身上精气与血液便会迅速流失,最后莫名身亡。

  “怎么会如此诡异。”陌迁惊愕地看着她,而后又问道:“那些异族有追进来吗。”

  “它们并未进来,据蔺大娘所说,以前也有过异族进村,但上天立刻降下了神罚,将异族瞬间毁灭。”

  “我还听说,以前也有过人族,在此地歇脚,但他们进来第三天都莫名消失了。”

  长孤婷看着他,将自己所打听到的都一一告诉了他。

  “怎么会如此,我昏迷多久了。”陌迁悚然而惊,猛然坐了起来。

  “两个时辰,是小金的血液替你解了蝎毒,你体内还有药性精华,并未完全吸收,你先炼化了,我去借些食物。”

  长孤婷说完,便朝着屋外走去。

  “小金,我感觉自己体内蝎毒并未完全消失,快,再给我来半斤血。”

  长孤婷走后,陌迁双眼冒光,紧盯着白角虫。

  吱吱...

  白角虫很不高兴,一对前足抱着那肥厚的身体,瞬间溜出门外。

  “唔,应该将血灵参的药力一起炼化了,然后把命海给开辟出来。”

  陌迁在身旁放了几块灵玉,然后手中捏出法印,太初法顷刻运转,开始引导炼化体内药力。

  在他体内,两股药力如两头脱缰野马,游走在他体内经脉间,不断冲击他的血肉。

  无论是是血灵参,还是白角虫血液,这些都是稀有的宝药,想在一时间全部炼化,难度也非常大。

  两股药力冲击他的血肉,所过之处,都伴有酥麻之感,同样还有一阵剧痛,如千万利剑在切割他的筋骨一般,让他面容有些扭曲。

  陌迁忍着疼痛,双手不断结出法印,体内两股药力,游走速度越来越快,在迅速与他的血肉进行融合,要彻底转化成他的血气精华。

  半个时辰后,两股药力终于彻底炼化,化为了体内精气,转换成了血肉精华。

  此际,陌迁感觉体内精气澎湃,神力滚滚,感受了下体内力量,他又将传承玉拿出,丝丝灵气渡入,将古玉开启,准备一举突破命海境。

  “大道之初,亦为终...”

  一段段古老晦涩的经文,悬在他身前,苍远浩瀚之气瞬息弥漫。

  古老的经文,犹如无上真言,每一句皆是天地至理,每一字皆是大道真谛,朴素而又神圣。

  “人之命泉,生命之始...”

  太初古经记载,命海境,即将人之命泉,开辟成一方命海,由泉转化成海,使之能容纳更多精气。

  他手中结出法印,灵气化作奔涌长河,不断地冲击他的命泉,宛若大道之水流过,伴有无上天音响起,隆隆而鸣。

  “破。”

  他大喝一声,体内命泉一道亮光闪现,嘭地一声,豆大的命泉爆开,顷刻演化为成人拳头般大的命海。

  浓郁的精气在命海翻涌,若滔天巨浪般翻滚不休,又化作涓涓细流,游走在经脉间,不断地滋养着他的血肉。

  此际,他感觉体内经脉若一条长河,精气如滚滚长河之水游走周身,最后汇聚命海,而后又化作涓涓细流,补给长河,如此反复不断。

  “竟然一举破入大成命海。”

  陌迁站起身来,感受了一身澎湃力量,眼中迸出一道精芒。

  一举突破到大成命海,这还是他有意压制的结果,两股药力太过庞大,若非他有意压制,怕是能一举破入命海圆满。

  修行之路,需一步一步扎实根基,不能一蹴而就,若走得太快,到了后期,终会因根基不够扎实,而留下遗患,无法走得更远。

  “你突破命海了?”

  长孤婷端着一碗肉,走了进来,笑着问道。

  “这小家伙的血液,药力太强,使我一举开辟了命海。”

  陌迁抓起一块香肉,一边吃着,一边向她解释。

  “方才,我听村里人说,村子中有一口血池...”

  服了白角虫的血液,直接开辟命海,倒也不足为奇,长孤婷并未太过在意,而是告诉他,蔺村有一处诡异的血池。

  据说,在村子中心,有处百尺见方的池子,那池子中,每日都在不停地冒出大量血水,但从不会溢满。

  “你有没觉得此景有些熟悉。”

  两人来到血池旁,想要一探究竟,而眼前情景,让陌迁大为惊讶。

  百尺见方的池子,翻涌不断的血水,并有淡淡的黑雾蒸腾而起。

  “你是说神墓中...”

  长孤婷长大嘴,讶异地看着他。

  陌迁点了点头,眼前的血池,让他想到了神墓中,那口小池,同样鲜血如水翻滚,同样黑雾蒸腾。

  其中,或许存在一些关联,而那神墓中,定然葬下了某种惊天隐秘。

  一时,陌迁心思百转,仿佛抓住了什么,又仿佛真相被一层迷雾遮掩。

  “年轻人,我们蔺村人都称它为祭池...”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走来,向两人道明了其中奥秘。

  据老者所说,蔺村的男子,都活不过五十,在不惑之年都要死去,最后一身血液会流入池中,以血祭天。

  因为,他们族中先祖,曾经触犯了上苍,这是上天所降下的惩罚。

  “那为何蔺老伯你却能够活过五十?”陌迁看着老者问道。

  “老朽也不知...”

  老者摇了摇头,拄着拐棍就此离去。

  陌迁盯着老者背影,眸中闪过一道精芒,他心中很多疑问,却又不能全部道出。

  “这老头有问题...”待老者远去后,长孤婷轻声说道。

  蔺老伯虽然老态龙钟,但两人却感觉到,他体内有股浩瀚的精气,绝不是表面那名简单。

  “此事不是你我能触及的,我们得尽快离开此地...”

  陌迁拉着她的小手,朝着村头走去,想要打听下出路。

  若不出所料,老者应是一名修士,定然知道村中隐秘,只是两人修为尚浅,有些事不能随便触及,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

  蔺村太过诡异,哪怕有惊天隐秘,他们现在也没资格知道,连想都不能去想太多。

  这里太过异常,容易触发不祥,他们只有尽快离开这里,才会更加安全。

  两人打探了一番,得知村尾有道光门,那里,或许就是出去的路。

  曾经,也有一些误入此地的人族,他们都无法通过村头光幕返回,只能迈向村尾光门。

  而蔺村里的人,却迈不过那道光门,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对于他们来说,那里是充满未知的。

  “不管通向哪,这都是唯一的出路。”

  光门前,两人并未犹豫,踏脚便踏入其中。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http://www.mx99.com/book/190/5375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