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浮世碑 > 第六章 曲无伤

第六章 曲无伤

  一片苍茫浩渺的草原,遍地开满泛着莹光的花,五彩飞虫在空中曼舞,宛若一幅画卷,美得有些不真实。

  “内蕴一方天地,果然是一座神灵之墓。”

  慕雨来站在草地上,神色非常激动。

  “这片草原太大,若要寻出墓冢,怕是得耗费一番心思。”

  草原辽阔,四方尽头天与地相连,要在这茫茫绿野中寻出墓冢,陌迁不禁感到一阵头大。

  “有本道在此,你无需担忧,待我施法问路。”

  慕雨来神情忽然变得严肃,他从腰间拿起一串银色铃铛,在草地上来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词。

  “本道在此,花草树木快来朝拜,来来来,快来。”

  他摇动着铃铛,神神叨叨的像个神棍,浑身上下寻不出一丝‘地相师’之风范。

  银色铃铛晃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陌迁耳中,让他有种精神飘忽之感。

  “胖子,你那铃铛有何用?”,陌迁不禁问道。

  “这是幕天铃,是一件古宝,用处可大着。”,慕雨来故作神秘道。

  “哦?它还随你姓幕?”陌迁打趣道。

  “不不不,是本道随它姓幕,不,本道不姓幕。”

  慕雨来幽怨地看了陌迁一眼,又解释道:“此物能够沟通天地自然,本道修为尚浅,如今只能借助于幕天铃施法。”

  摇动了一阵铃铛后,慕雨来又盘坐在地,他拿出一块玉盘放在身前,以手指代笔,在虚空中刻画。

  “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

  悠悠古经响起,犹如无上道音,在沟动大地自然。

  玉盘上,一道又一道玄奥符文显化,淡淡银光闪烁,四周灵气朝着此处汇聚而来。

  慕雨来口诵真经,手中结出一道又一道玄奥法印,草木山川虚影自其身后浮现,朦朦胧胧。

  此时的慕雨来,与较先前,简直判若两人,陌迁在一旁看着他施法,一时间惊诧不已。

  “大场气,虚处来,实处止...”

  古老经文声响彻,虚空裂开,一朵又一朵花瓣虚影显化,闪耀出璀璨光华。

  “少爷,那边有地相师施法。”

  不远处,姜繁身边扈从大呼一声。

  “走,我们过去借道。”

  姜繁一身华贵长袍,如同一名贵胄之子,缓缓朝着陌迁走来。

  四周不远处其他少年,皆被慕雨来的动作惊动,一波又一波人马,朝着此处走来,想要抄近路前行。

  “借花草之势,引路。”

  慕雨来大喝一声,一指点向虚空。

  虚空涟漪荡起,银色光芒洒下大地,周围花草于平地中移动,在他身前摆出了一道弯曲的花丛小路。

  “呼呼...累死本道了。”

  施完法后,慕雨来额头沁满汗水,气喘吁吁地坐在了草地上。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青袍的少年,领着同伴,向花丛路走去。

  “此花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一百下品灵玉,作为买路财。”

  慕雨来见状,忽然跳了起来,他指了指天,又指了指花丛路大声道。

  众人一听得出灵玉作为买路财,每个人脸色都不太好。

  “大胆,展溯公子来此借道,你竟敢收取不义之财。”

  青袍少年身边扈从,对此不满,大声斥道。

  “没错,你这是趁火打劫,为匪贼行径。”又有人大声附和道。

  “少年人,在外行走,应多行善积德,多行不义必自毙。”

  姜繁此时走来,以一副前辈说教之态,看着慕雨来。

  慕雨来看着眼前众人,一时间气得面色通红,却并未辩驳,而是以身拦住路口,不让他人前行。

  “这位兄台,吾辈修士行走在外,应广交朋友,修行路危机四伏,孤身一人可不妥。”

  展溯见慕雨来不肯让道,便出语威胁。

  “哦?我看你等此举,才是匪贼行径,修行路危机四伏没错,把潜在威胁斩去才是上策。”

  陌迁眸中寒光一闪,脸色阴沉地盯着展溯,身上陡然爆发一股凌厉之气。

  他在古村中修行十年,并非一味埋头苦修,时常会与村中伙伴一起切磋,有时候,还会跟随村里壮年,前往大山中与凶兽搏杀。

  十年时光,早已令当年体质孱弱的孩子,发生了惊人蜕变。

  “大胆,竟敢对我家公子如此不敬,待我斩了你首级,洗刷你之罪孽。”

  展溯身旁扈从提剑一步跨出。

  “小忠,你且退下,不得妄动刀剑,吾辈修士应胸怀宽广一些。”

  展溯打量了陌迁一下,深知扈从不是他的对手,挥手阻止他。

  “小子,我家公子宅心仁厚,不与你一般见识,你这荒野之民,还不速速叩首谢恩。”

  扈从小忠见陌迁衣着朴素,便一口咬定,他是来自荒山野岭的小民。

  “咬人的狗通常都不叫。”

  陌迁心中微怒,很轻慢地看了那扈从一眼。

  “你找死。”

  扈从指着陌迁,脸上凶戾之气尽显。

  “我看你们才是找死,今日你不交出十倍灵玉的话,本道还就不让路了。”

  慕雨来上前一步,脸色阴沉地指着展溯。

  是可忍,孰不可忍,是人便有三分血气,更遑论血气方刚的少年郎。

  他已经决定,若展溯不交十倍灵玉,今日便不让道。

  陌迁双手握拳,与他并肩而立,做好了拼杀的准备。

  展溯手中抽出长剑,脸色阴沉地看着两人。

  一时间,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我倒觉得这位兄弟此举未有不妥,他方才施法定是耗费不少积蓄,我等借道给予报酬,也是理所应当。”

  一名白衣少年从不远处赶来,要替两人解围。

  他身姿修长,一袭白衣胜雪,乌黑发丝随风而落,眉目如画,眸若辰星,鼻若悬胆,长得十分英俊。

  “是曲无伤,他居然也来了。”

  有人认出了白衣少年身份,不禁大呼一声。

  “他就是曲无伤吗?太苍院的风流才子曲无伤?”

  “据说曲公子一年前便入太苍院。”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曲无伤的到来,令得一些少女眼中冒出异彩,惊呼大叫起来,更有大胆.少女还小跑上前,想要与之攀谈。

  “原来是曲师兄,久仰大名...”

  展溯几人也随之上前,朝着曲无伤施礼,脸上再无半分傲慢之色。

  “在下曲无伤,不知两位朋友尊姓大名?”,

  曲无伤并未理会众人,而是走到陌迁近前抱拳施礼道。

  展溯等人,见曲无伤并未理会自己,脸上倒也没有半点不悦,而是恭敬地站在一旁。

  “在下陌迁,是个纯洁的人。”

  “本道慕雨来,是个正直的人。”

  陌迁两人同时回了一礼。

  曲无伤眼皮一跳,不禁又重新打量了眼前两人一番。

  展溯等人,更是嘴角一抽,在背后一番腹诽。

  “诸位,此事可否看在曲某的份上,就此作罢。”

  曲无伤很随和,笑着看展溯几人。

  “今日有幸得见曲师兄,本是我等荣幸,曲师兄之意,我等怎敢拂逆。”

  姜繁上前,恭敬地看着曲无伤。

  “相逢一场便是缘,我愿与陌兄、慕兄化干戈为玉帛。”

  展溯深知事不可为,更不愿因此等小事得罪曲无伤,也随之表了个态。

  “各位,机缘在前,我等就不要在做耽搁,留下灵玉后,便可自行上路。”

  此际,慕雨来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他从腰间拿出乾坤袋,然后放在花丛小路前。

  乾坤袋,内蕴一方空间,是铸器师所打造,用于储纳财物等。

  众人见慕雨来乾坤袋都拿了出来,深知不交买路财是借不了道了。

  陆陆续续的人,留下百块灵玉后,便朝花丛路走去。

  慕雨来坐草地上,看着密密麻麻的修士,双眼冒着精光,一边擦拭着嘴角口水,一边数着人数。

  “这位姑娘,你无需留下灵玉。”

  “这位姑娘,你也不必留下灵玉。”

  花丛小路前,慕雨来但凡见到一些长相貌美的少女,便让她们不必交付灵玉,可免费借道。

  “慢着,那个展公子,你这是要打曲师兄的脸吗?”

  “说好的十倍,你怎么只留下一千灵玉。”

  慕雨来忽然跳了起来,大声叫道。

  “慕兄,一千灵玉不是十倍吗?”展溯笑了笑,和声道。

  “十倍,指的是你和你的这些奴仆,每人都要十倍。”

  慕雨来笑眯眯地看着展溯。

  “姓慕的,你不要得寸进尺。”

  “没错,吃得太多当心咽不下去,做人要知足。”

  展溯身边扈从拔出长剑,一个个面色不善地看着慕雨来。

  “小忠,你们几个退下,在曲师兄面前不得无礼,你们几人都按照规矩,把灵玉如数交上。”

  “既然慕兄如此穷困,我等就当做了一桩善事。”

  展溯言语刻薄,阴冷地扫了慕雨来一眼,便拂袖而去。

  ...

  “陌兄,我们之前是否见过?”

  曲无伤感觉陌迁有些熟悉,也正是如此,才出手助他们解围。

  “此前陌某一直在山中苦修,并未出过远门。”

  陌迁看着曲无伤,心中同样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原来如此,兴许是曲某记错了。”

  对于陌迁的回答,曲无伤略感失望,微微叹了口气。

  不消片刻,少年们渐渐远去,路口只留下陌迁三人,以及几名美貌少女。

  “你等为何还不上路。”

  曲无伤见花丛路前,几名少女驻足停留,笑着问了一句。

  “奴家想与曲师兄同行。”

  “小女子想与曲公子同行。”

  几名妙龄少女,走到曲无伤近前,微微施礼,言道要与曲无伤共探古墓。

  “陌兄,慕兄,我们一同前往吧。”

  曲无伤看向陌迁,邀请一同前行。

  “上路了,雨来兄。”

  陌迁看着正在清点灵玉的慕雨来,忽然觉得对他的了解又多了几分。

  小胖子,不仅正直,还很爱财。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http://www.mx99.com/book/190/5375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