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丧尸修仙 > 第三百一十章 极力苍穹

第三百一十章 极力苍穹

  天轮狮王与孔雀妖王同时吸取柳逸然的力量,现在柳逸然的身体虽然痛苦,但却如为他打通了自身未曾开窍的经脉,全身真气流畅,一股神秘的力量开始在柳逸然的体内衍生。

  此时,柳逸然身体有一股无穷之力在向他全身蔓延,血管蹦起。全身绷紧。身体缩成一团。忽然,柳逸然一跳而起,天空变得黑暗,出现无数星辰,犹如夜幕降临。

  顿时,一道惊人的力量连通天地,星辰转移,狂风四起。柳逸然犹如一代王者,双眼中露出血红色的光芒,大喊一声。四周发生连环大爆炸。一拳挥出,不知将天轮狮王与孔雀妖王击出多远。但是已经不见了它们两人的身影。

  星辰隐去,天空慢慢的变得晴朗。而柳逸然也昏倒了过去。

  三眼双翅虎将柳逸然吸到自己的背上,带着他去寻找花如月。

  柳逸然睁开双眼,朦胧的看见一道熟悉身影。一丝烛光微微闪烁,花如月走到柳逸然身旁,轻抚着柳逸然的身体。

  柳逸然看着自己躺在床上,疑问道:“如月,这是哪里?”

  此时,另一道娇丽的身影出现在柳逸然眼前,看着此人柳逸然更加震惊。

  “莫璃,你怎么会和我们在一起?”柳逸然问道。

  花如月解释道:“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是一个叫南宫无极的家里。”

  柳逸然疑问道:“南宫无极是谁?我们不是在妖域吗?”

  花如月道:“当初三眼将你带回我的身边,而你却昏迷不醒。水灵族的妖物以为是我们杀死的莹甲老鬼,陆灵族与展翼族的妖物也派人追杀我们。后来碰到了莫璃,她帮助我们逃出了妖域。”

  柳逸然疑问道:“那巨鳄将军不是在保护你吗?”

  花如月道:“巨鳄将军的确一直在保护我,但是妖王却野心极大,他也要吸取你的力量想引出百兽之精。巨鳄将军认为妖王做得不对便与妖王顶了几句嘴,谁想妖王凶狠无比,瞬间将巨鳄将军碎尸万段。”

  柳逸然攥紧拳头,稍有些怒气。道:“接下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是怎么带我逃出妖域的。”

  花如月道:“当时我和莫璃陷入了众人追杀的绝境,各方妖物见到我们便要杀之。三眼双翅虎为了救我们已经被妖王抓去,关键时刻就是南宫无极救得我们。”

  柳逸然怒道:“妖物就是妖物,迟早我会灭了它们!”

  莫璃虽然一直孤傲,但见到柳逸然也会露出一丝羞涩。

  柳逸然看着莫璃,情形有些尴尬。

  这时,一个清脆爽朗的声音响起:“你们三人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其实也不必要像现在这么尴尬。”

  南宫无极向柳逸然这方走来,只见他身穿锦衣玉袍,面目清秀,一双丹凤眼。左手拿着一根竹箫。

  南宫无极一直保持着一丝微笑,一身爽朗之气,一看便是一位大气爽朗之人。

  花如月介绍到:“这便是南宫少侠,是他救得我们。”

  柳逸然从床上下来,对南宫无极叩谢道:“柳逸然多谢仁兄相救,将来必将回报今日相救之恩。”

  南宫无极扶起柳逸然,露出一股洒脱之色,轻笑道:“柳兄不必多礼,我等都是同道中人,有了困难自然要出手相救。”

  柳逸然道:“南宫兄的侠义之心真是让人敬佩,值得我等学习。”

  南宫无极摇摇头,坐在了床上,一直偷偷的笑着。

  柳逸然疑问道:“南宫兄为何偷笑,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南宫无极道:“我在笑你们呀!”

  柳逸然疑问道:“我们有什么好笑的?”

  南宫无极看着莫璃道:“这几天,花姑娘一直在你身边服侍你。而这位莫姑娘想要服侍你却不好意思。总是走到你身边又走回去,走来走去的难道不好笑吗?”

  莫璃瞪大眼睛,吼道:“不要胡说,我哪有那样?”

  南宫无极躺在床上,叹道:“喜欢人家就要向人家表白,一直这样苦的是你自己啊。”

  柳逸然打断南宫无极的话语,连声道:“请南宫兄不要戏弄我与莫璃姑娘。”

  南宫无极看着柳逸然,一脸无趣的道:“那就不说你与莫璃姑娘的事了,情情爱爱的我也不喜欢,不如说说你是如和颠倒黑白的?”

  柳逸然疑问道:“我哪有颠倒黑白?”

  南宫无极在地上大跳了几下,双手拍拍腿,然后露出一脸笑容:“我的嘴笨,我是想问问你是如何颠倒白天与黑夜的。”

  柳逸然疑问道:“我哪有颠倒白天黑夜的能力,南宫兄太会开玩笑了。”

  南宫无极道:“我可是认真的,没有说笑,是你的那只会说话的老虎告诉我你颠倒白天黑夜把天轮狮王与孔雀妖王打飞的。”

  柳逸然沉思起来,微微皱着眉头,心里想到:“那日爆发的神秘力量一定是在意念世界继承的苍穹之力。我不能告诉任何人。”

  柳逸然一直沉思,南宫无极疑问道:“怎么,如果不方便告之我就不问了。”

  柳逸然缓过神来,对南宫无极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力量可以颠倒白天黑夜,一定是哪位不肯露面的高人暗中相救吧。”

  南宫无极道:“这样啊,我还以为是柳兄发出的神力呢。”

  花如月靠在柳逸然的身边,莫璃默默站在一旁。

  柳逸然看了莫璃一眼,一条情丝连通二人的双眼。一丝奇异的情怀飘荡在二人的心中。

  南宫无极的父亲名叫南宫尚,南宫无极的母亲也是一位貌美的女子,南宫尚是长安城有名的富商。

  家财万贯的南宫无极不像其他的公子哥骄傲无比,他很平易近人,最大的特点是最喜欢研究一些古老的仙术,对于那些四书五经他看都不看。他的父母也因此为他发愁。

  长安城中,街上人来人往。南宫无极快活的到四处闲逛。不少少女看到他都会露出一股爱慕之色,有的甚至跑到南宫无极面前求婚。

  无奈的南宫无极还是被许多少女围住,

  “南宫公子武艺绝伦,英俊不凡,我愿意做你的妻子为你生儿育女。”“我也要做你的妻子…”一些少女将南宫无极围住。不一会便有一大堆人前来围观。吵吵闹闹,喧喧嚷嚷。南宫无极妙目一转,轻念几声咒语竟然遁入土中而逃走。

  南宫无极用他那自感骄傲的遁地术逃走,破土而出。

  南宫无极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地上一个角落,仿佛见了珍宝一般,露出满脸笑容。

  “难道上天要赐予我成仙之术?”南宫无极得意的笑道。

  原来,南宫无极看到地上有一本残旧的古书。

  南宫无极捡起这本古书,翻开一页。几行字迹让他目瞪口呆。

  “鸿蒙之初,天地苍穹。盘古之术,玉在其中。”

  南宫无极高兴乱跳,激动的看着手中的古书。

  “多谢神灵赐予我上古秘术。”南宫无极向天喊道。

  原来,南宫无极捡到的是上古神功,【盘古之术】。

  相传。很多修真之士都梦寐以求这本盘古之术,因为练就此术不但能颠覆乾坤,更能再创一个世界。但是谁也没能想到世间真的存在盘古之术,而且就被富家子弟南宫无极捡到。

  南宫无极把【盘古之术】揣在怀中,继续在街上闲逛。

  恰巧见到柳逸然。花如月和莫璃向这方走来。

  南宫无极大喊道:“柳兄,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柳逸然三人来到南宫无极身边,柳逸然微笑而言:“我们要去妖都救三眼双翅虎,这些天给南宫兄添麻烦了。”

  南宫无极高兴的叫道:“你们真的还要去妖域呀,正好我闲着无聊,让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吧。”

  花如月愁丧着脸。道:“妖域有很多高手,你不怕有危险吗。上次救我们你就差点被妖王抓去,如果这次出了什么事情,叫我们怎么和令尊大人交代?”

  南宫无极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轻笑道:“我爹知道我游手好闲。离开家几天他不会怪罪我的。放心吧。”

  南宫无极执意要和柳逸然三人前往妖域,于是,南宫无极便跟着柳逸然三人一起前往妖域。

  几人一路畅语,

  柳逸然问道:“南宫兄师承何人,在哪里修行的法术?”

  南宫无极道:“几年前的一次巧遇,我碰到了昆仑派仗剑侠士李沧海,是他教我的法术。”

  花如月与莫璃在前方行走,听闻李沧海之名。花如月惊讶道:“李沧海李师伯可是天机门的常客啊,想不道你是他的弟子。”

  南宫无极道:“是呀,这就是缘分吧。”

  三人有说有笑。而莫璃却是一直沉默不语。

  几人御剑飞行,不久便来到了十万兽山。落在地面,四人徒步而行。

  柳逸然问道:“上次南宫兄为何进入十万兽山来到妖都呢?”

  南宫无极道:“人们都说十万兽山之中藏有奇门秘术,所以我便前来寻找了。谁想奇门秘术没有找到,却碰见了你们。”

  莫璃脸色阴沉,沉声道:“我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说完,便独自向一方走去。

  看着莫璃孤独的向远处走去。柳逸然不禁一叹。

  南宫无极道:“莫姑娘生性孤傲,需要有个男人来照顾。”

  花如月看着柳逸然。没有话语。几人陷入了沉默。

  南宫无极轻咳了几声,轻声道:“那我们就快点进入妖都,以免三眼双翅虎受到伤害。”

  就在几人预继续前往的时候,空中突然传来一阵虎啸并且散发出七彩光芒。

  柳逸然与花如月齐声道:“是三眼双翅虎。”

  三人御空而起,呼啸而去。

  树林中,几个妖兽将三眼双翅虎围住,天空,大鸟风行在一旁协助三眼双翅虎。

  三眼双翅虎大吼一声,发出无穷之力将几个妖兽震退,破空呼啸,三眼双翅虎向十万兽山之外飞去,正好柳逸然三人向这方飞来。

  柳逸然三人与三眼双翅虎在空中相遇,

  花如月道:“三眼虎,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三眼双翅虎急喘着气息,连声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几人一路飞行,落在了蜀山中,进入了残损无颜的蜀山派内。

  三眼双翅虎对南宫无极笑了一笑,狂赞道:“少侠真是聪明,用了你给的几条计策便从妖都中逃了出来。”

  花如月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道:“南宫兄用的什么计策竟然能让三眼双翅虎从那么多的要域高手中逃了出来。”

  南宫无极神秘一笑,摇头道:“山人自有妙计,妙计不可相告。妙也,妙也。”

  花如月一时好奇,便问三眼双翅虎:“到底是什么计策,告诉我吧。”

  三眼双翅虎发出几声虎啸,竟然在哈哈大笑。

  花如月疑问道:“怎么了,笑什么?”

  三眼双翅虎道:“一时间不知怎么说,改天在告诉大家。”

  花如月一脸扫兴,在地上直跺脚。

  “什么吗,神神秘秘的。”花如月娇哼道。

  柳逸然一脸沉思。回过头对花如月道:“我要回妖域。”

  花如月疑问道:“为什么,去妖域很危险哎。”

  柳逸然面目严肃,无比坚定的说道:“荧甲老鬼是救我而死,我要为他报仇。”

  南宫无极拿起手中的竹萧,在柳逸然的身上敲打了几下。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现在实力单弱,怎么和那么多妖域的厉害高手想斗?”南宫无极说道。

  柳逸然深吸一口气,叹道:“哎,原本以为自己的实力算是很强了,谁想上次邱天仇轻轻一斧便把我劈死。神佛帮我重塑金身,到了妖域仍是不敌那些高手。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多高手?我什么时候才能超越他们?”

  南宫无极拍拍柳逸然的肩膀,鼓励道:“加油,有努力便会有成功。”

  柳逸然与南宫无极的手握在一起,道:“能遇见像南宫兄这样的朋友今生足矣。”

  南宫无极大笑道:“遇见柳兄也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

  短短几天。柳逸然与南宫无极相遇。仿佛是老天有意让他们相遇,六界之旅还在继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飘渺浮云,龙凤起舞。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坐落云端,这是凌霄殿。

  九霄云中,各路神仙都在急往凌霄殿。

  一座彩虹桥上,十几名仙女长袖曼舞。无数娇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仙女四周,馨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那十几名仙女犹若绽开的花蕾,向四周散开。满天花雨中,一个美不胜美的白衣仙女如空谷幽兰般出现,随着她轻盈优美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

  她的身姿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她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花般地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动人的舞姿令人陶醉。

  仙女们停止舞动,白衣仙女玉脸怀羞,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一个红裙仙女轻笑道:“秦霜妹妹这一羞,正如秀红花蕊,美不胜收啊。”

  秦霜更加羞容,轻声道:“小妹随众位仙女姐姐上天成仙,本该感激不尽。但是姜凌大哥和彩云仙子的事情我不能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分离也和我有关,我要前往凡间寻找情深的彩云姐姐与姜凌大哥的轮回后世。”

  其他的几位仙女纷纷嚷嚷的说道:“事情都过去一千年了,妹妹就不要再染红尘了。和姐姐们在这天上做仙女都快活啊。可以天天轻舞,漫步云中,无忧无虑的。”

  秦霜叹道:“即使我不去找彩云仙子,她也会找我。我还是要去人间,以尽我未完成的心愿。”

  几个仙女摇头叹息,表示对秦霜的固执没有办法。

  秦霜轻轻一笑,慢舞云端,落去凡尘中。

  凌霄殿中,群神聚首。大殿上方腾龙飞舞,一声声龙吟震撼九天九地。大殿上方,身穿金色龙袍的天帝位居高坐,俯视着众神,一脸威严。

  一位白衣道袍老者,手持灵须,急促的走到大殿中央,躬身道:“启禀天帝,盘古秘术突然失踪,神树也有也有几片枯荣的叶子零落。看来预示着大劫将至啊。”

  天帝面容微皱,看着众神轻声叹道:“如太白金星所说,盘古秘术不知所踪,神树枯老,这一切预示着劫难将临。众神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啊。”

  此时,一位身穿银色战甲,手持青色长剑的神将叩首在大殿中央,对着天帝道:“如我四灵神将齐聚,那巫魂也不会掀起多大风浪。”

  天帝发出重重的叹息声,道:“四灵神将已经不如以往,如今只有你白灵神将身在天界,而蓝灵神将为情而亡。红灵神将一直很叛逆,离开天界不知去向。黄灵神将身在仙界不问世事。这天地,这六界还有谁能对抗巫魂,难道六界注定灭亡?”

  白灵神将道:“或许六界还有一线希望。”

  众神惊奇的看着白灵神将。天帝面露一丝喜色,问道:“此话如何说起?”

  白灵神将道:“也许大家都没有注意人间的一些事情,就在一个时辰前天地间发生了一丝变化,且变化的极快。但是我深刻的感觉到人间有人运用了苍穹之力,瞬时扭转乾坤。黑白倒转。不过此事发展的过快,也许大家都没有注意。”

  此时,众神开始议论纷纷。

  太白金星再次走到殿前,高声道:“盘古传人已经出现,看来六界真的还有希望。”

  天帝大笑道:“自古邪不胜正,天自有道。六界永远不会灭亡。哈哈。”天帝终于发出自古由今的一次开怀大笑。

  天帝第一次大笑,就真的预示着六界不会灭亡吗?

  天帝隐去脸上的笑容,对白灵神将道:“朕派你前往人间寻找盘古传人,务必要尽早找到盘古传人以免他发生什么不测。”

  白灵神将双手抱拳,高声道:“本将领命!”

  白灵神将回身走出凌霄殿。前往人间。

  待白灵神将走后,天帝对太白金星道:“太白金星,你再去看看神树有什么变化,然后通知与我。”

  太白金星躬身道:“老臣领命。”

  神树是散发给众神灵源的古树,盘古开天时便生长在天界。

  神树一直生存于天界,日日如昔永不垂老。而如今却见几片树叶枯黄而零落。

  太白金星来到神树旁,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神树的动态。

  又有一片枯黄的树叶零落,而树叶飘落的过程中也有一滴仙水随之滴落。

  太白金星额头微皱。自语道:“难道老天在哭泣,六界真的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了?”

  此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不知从何响起:

  “这不是老天在落泪。而是本神的泪水。”

  太白金星举目四望,惊讶道:“难道您是女娲大神?”

  声音再次响起:

  “我乃人类之母,却不能改变人的命运。世间的悲情事迹一次又一次的感动了我,而这次感动我落泪之人,也是人类之圣啊。可惜命运弄人,我只有造人的能力。却没有重塑生命的能力。”

  太白金星疑问道:“这人的确不凡,竟惹女娲大神为之落泪。不知此人是谁。身在何处呢?”

  女娲的声音响起:

  “宿世因果,终究不变。一切尽待无情的时间去揭晓吧。”浓浓的叹息声飘荡在微风中。久久回响着。

  太白金星叹道:“看来劫难发生必有牺牲,一切听天由命吧。”

  太白金星回到凌霄殿,将女娲落泪的事情报告给天帝。

  天帝惊讶道:“女娲大神竟然为凡人落泪,而她也改变不了凡人的性命,可见天命不可违!”

  众神叹之。

  天空下起了朦胧细雨,柳逸然,花如月和南宫无极三人躲在蜀山派的残壁下背雨。

  细雨朦胧,天空却依旧明朗。烈日破开云层,细雨已停。天边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

  几人一边欣赏着彩虹一边相互交谈。

  (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1665/49124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